返回

执魔(合体双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45章 圣人威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且说,丹魔们一路不紧不慢追赶,终于追到了桃林尽头。

    这一路走来,众丹魔摘桃砍树,好不痛快,所过之处,满地残枝断树,丝毫不把寿星宫的桃妖们放在眼中。

    怪只怪此地桃妖太过软弱好欺,明明都被外人打上了门,居然没有一个敢出面阻拦。眼见于此,丹魔们皆在心中暗暗鄙夷桃妖们的怯懦,越发的肆意嚣张了。

    不曾想,当他们追到桃林尽头,陡然发现,此地居然有数千只桃妖聚集,且皆是桃妖一族的精锐,其中单只是仙尊仙王,便有十一人之多,人数和己方竟是不相上下!

    以丹魔们的狂妄,见此一幕,也不由得有了几分迟疑,心道这桃妖们何时变得如此硬气了?今日莫非真要和桃妖们干上一架,是否值得?

    众丹魔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都有些犹豫,原本嚣张话语,此刻却都有些说不出口了。

    见此一幕,最年长的一只丹魔终于站了出来,失望地瞪了一眼其他丹魔,斥道,“我辈丹魔,已投封魔巅为主,怕个球的桃妖!尔等如此作态,真真丢脸,枉为丹魔!”

    却见,这名年长丹魔身形佝偻,容貌普通,放在一众丹魔之中,极不起眼,极容易被旁人忽视。之前追杀姬扶摇时,他也只是懒懒尾随其后,并不急于出手,亦不抢旁人风头。

    但此刻他却站到了人前,原本黯淡的目光,一霎间变得阴鸷无比,凶芒四射。随着此魔魔念爆发,其左面之上,顿时有十道玉色丹纹交错浮现,其右脸之上,则隐约现出一个魔气腾腾的“海”字。

    “此人是谁?丹魔一族之中,有此人存在么?”一些年轻桃妖,不认得这名年长丹魔,皆是不解。

    然而桃妖之中,不乏有年长者,相继认出了这名年长丹魔,一个个吓得面无血色。

    “居然是海魔将亲临!他居然还没死,竟抗过了丹燃之劫,活到了今日!”

    “什么!他便是老丹王麾下的第六魔将?”

    “昔年此魔仅凭九转帝丹血脉,便敢单枪匹马入侵我族,我族全力围剿此魔,却还是被他生吃了数名仙尊仙王,幸而灵桃大帝放弃闭关,才将此魔堪堪击退;如今此魔抗过了丹燃劫,m极可能升入了十转血脉!”

    眼见还有人记得自己的凶名,海魔将不由得冷笑了一声,目光在一众桃妖脸上逡巡,最终,他的目光停在了桃妖族族长桃万年的身上。

    “老夫记得你,你是灵桃帝的小儿子,当年老夫来此进食,吃了桃妖无数,便是你那些个兄弟姐妹,也被我吃了不少。彼时你只是一介少年,在老夫跟前吓得站都站不稳。若非你父拼却重伤,强行出关,将你救下,连你都会一道吃进老夫的肚子里。呵呵,如今你已非少年,一身血肉怕是不鲜嫩了!”

    “该死!老夫又被此魔盯上了!”

    时过境迁,桃万年已不是当年的小小少年,已成长为一族之长,堂堂五劫仙王!然而站在海魔将跟前,桃万年仍旧感觉空气压抑,似有茫茫大海压在身上,不敢乱动!

    此魔隐匿了这么多年,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何气息变得如此深不可测!

    丹燃劫前,此魔便可在仙帝手中从容逃脱;丹燃劫后,此魔实力莫非已经可比仙帝?若再考虑上丹魔一族投靠了封魔巅,此魔说不得已经炼化掉了封魔巅赐予的魔种,若是如此,此人仅凭一人之力,就足以覆灭桃妖族了!

    “尔等很幸运,老夫今日不欲多造杀戒,今日只追杀那姬扶摇一人!无关桃妖,给老夫滚!你,也滚!”

    海魔将朝着桃万年一指,不屑道。

    桃万年先是一愣,继而如蒙大赦,恨不得立刻就带一众族人,逃回本族大阵之内。

    然而下一瞬,他便面色惨白。因为海魔将的手指,又指向了宁凡,“此地所有人都能走,唯有你,不能走!将你伞下的姬扶摇,交出!”

    “若我不交呢…”宁凡无情道。

    “呵呵,老夫知你是仙王,且不是等闲仙王,一身法力浑厚莫测。可惜老夫也非等闲,若你忤逆老夫命令,老夫今日便让你知晓,什么是十转丹魔的可怕,什么是…”

    轰!

    这海魔将狠话还没说完,忽觉一阵巨力传来,整个人被宁凡一脚踩在地上,踩入泥土。

    宁凡脚踩在海魔将的头上,这一脚,他踩得轻描淡写,但海魔将却被踩得识海碎裂,一口鲜血喷了满地,更险些灵识崩溃,一名呜呼!

    一股将死之感,陡然传遍海魔将的全身!他挣扎着,双手拼命在地面上乱爬,乱抓,想要从宁凡脚下逃出,但,爬不出!

    就好似踩在头上的,是万古苍穹,是亘古大地,是天地间的一切!

    “假的!假的!老夫乃是堂堂十转丹魔!连丹燃劫都烧不死老夫!连贪生前辈的昼穹石都镇压不住老夫!为何会被你一脚踩得动弹不得!你究竟使了什么妖法!很好,很好!你惹怒老夫了!看老夫破了你的镇压之术,再将你碎尸万段!”

    丹魔真身,现!

    海魔将的肉身开始胀大,气息也开始节节攀升,他本就是仙王巅峰的实力,此刻真身一开,瞬间便有了堪比上古六劫仙帝的法力!

    古之六劫仙帝,可与末法时代八劫甚至九劫仙帝一战!

    海魔将的气息太庞大了,压得此地所有桃妖喘不过气!

    他的丹魔真身太坚硬了,周身泛着十转丹药的光泽!传说,真正的十转丹药硬如先天法宝,便是硬受先天法宝的攻击,也不会有多少损伤。此魔魔身隐约泛着十转光泽,想来也能硬撼先天法宝吧。

    他的魔念太强大了!魔念横扫之下,所有人都像是沧海上的一叶孤舟。

    他的…

    此地众人正惊悸于海魔将真身的可怕,忽听一声巨响,海魔将的真身居然炸得四分五裂。

    却是宁凡懒得继续浪费时间,来看海魔将的变身表演。他顺势将功德伞一收,以伞为钝器发起攻击,一伞打落,当场就把海魔将肉身打爆。

    更诡异的是,海魔将肉身爆开,没有爆散成漫天血水,而是散成了漫天雨水。

    这一击,竟是将海魔将的存在,直接打成了雨水,这竟是直接攻击到物质存在的攻击!

    静,满场死寂!

    所有人都没想到,全场最嚣张、最霸气的海魔将,会被宁凡轻描淡写,一伞砸死…

    更诡异的是海魔将的死法,死成漫天雨水,饶是此地妖魔受过多闻之力的开蒙,仍旧看不透其中奥妙。

    “嗯?这种感觉…”对于击杀海魔将一事,宁凡没有半点在意,他准圣都杀了无数,杀一个小小仙王海魔将,不会有任何波澜。

    他在意的是功德伞本身,是海魔将死后所化的雨。

    实际上,他有十数种方法一招秒杀海魔将,可却懒得多耗法力,于是顺手抓起功德伞,以伞为兵,以蛮力砸了海魔将一下,却没料到这海魔将如此不经打,连功德伞一击都承受不住。

    以伞为兵器,本是无心之举,然而这一刻的宁凡,却有了意外发现:当功德伞充当兵器使用,体内雨意竟与功德伞发出共鸣之声,威能十数倍的爆发了出来!

    而后,功德伞的砸击,不再是物理层面的杀伤,竟直接改写了海魔将的存在,将其打落成雨水…

    功德伞居然还有这种用法?

    不,不对!

    或许这不是功德伞本身的用法,而是用来炼制功德伞的素材斗天玉伞自带的隐藏手段!斗天玉伞是雨师封号之器,传说拥有雨师封号之人,可触发斗天玉伞的隐藏神通。

    现如今,斗天玉伞被宁凡升级成了功德伞,看今日情形,其内隐藏神通不仅保留了下来,更降低了使用限制。

    宁凡体内只有少量雨师封号之力,皆是从北海真君那里吞噬而来。他本不够资格使用斗天玉伞的隐藏神通,但在此伞降低限制之后,却是有了动用的资格。

    至于那隐藏神通,大概就是存在级别的杀伤了。以上这些,都只是宁凡的猜测。

    想要验证此事,办法十分简单,直接问功德伞不就行了!

    “我且问你,你…”

    宁凡正打算和功德伞对话,忽然听到周围桃妖惊声四起。

    “快看!海魔将一死,他体内竟爆出了一颗丹药,莫非此丹便是其本体!”

    宁凡之前太过在意功德伞,此刻方才注意到,海魔将陨落之处,有一颗光泽瑰丽的丹药从漫天雨水之中分离了出来,散发着奇异药香,丹身上共有十道丹纹。

    “从此丹丹香判断,此丹应是八海丹!”

    “传闻八海丹极难炼出,单只是炼丹主料,便需要收集八处四方级大海,将海水炼干,凝聚成丹。其余辅料,更无一不是稀世之珍!”

    “八海丹可大幅提升修士水行之力,传闻曾有道则级修士服食一颗,竟直接摸到了掌位的门槛!”

    “海魔将这颗,可不是普通的八海丹!普通的八海丹只是九转帝级,这一颗却因海魔将抗过了丹燃之劫,生生拔高到了十转级别!是一颗货真价实的十转祖丹!”

    “十转丹药,可引来准圣争夺!此丹一出,怕是其他各宫老妖老魔皆有感应,不可能不来此地了!不妙,不妙啊!”

    众桃妖你一言,我一语,道尽了这颗八海丹的奥妙。

    那些议论声被宁凡听入耳中,于是乎,宁凡看这颗八海丹的眼神,也有了少许不同。

    “此丹似乎可大幅提升水行之力,只是丹体似乎有些不稳定,有碎散的趋势…”

    宁凡没有继续向功德伞问话,而是抬手一摄,将丹药摄入手中。

    兴许是受到了功德伞的冲击,这颗丹药的丹体表面已经湿润,出现了化雨的趋势。如此一来,这颗丹药就不能久存了,再多放置一会儿,说不得要彻底化作雨水消散的。

    宁凡有些无语。

    难得他缴获到一颗十转丹药,居然不能拿回去慢慢研究?若不当场吃掉这颗丹药,这颗丹药便会消散。没办法,只能快些吃掉了。

    咕嘟。

    宁凡将丹药吞入腹中!

    桃妖们顿时惊声一片!

    “什、什么!大司木大人居然生吃了这颗八海丹!十转丹药,岂可不做准备,直接服食!”

    “还有一事,也是麻烦!其他宫中必有妖魔嗅到了此丹气息,正朝此地赶来。然而大司木大人却先一步吃掉了这颗丹药,如此一来,那些有意夺丹的老怪们,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庞大的药力在体内乱窜,使得宁凡顿感胃胀,却也仅此而已。

    他毕竟是神灵之身,魔灵之体,创始元灵之躯,十转丹药固然药力庞大,难以消化,却也不至于将其撑爆。

    当然,难以消化庞大药力也是事实。

    若将丹魔比喻成一碗米饭,则神魔之身的宁凡,饭量大到足以吃掉一座米山!但他修为不足,消化能力欠缺,故而就算吃掉一座米山,也需要大量时间来消化。

    暂时无法炼化药力,便不炼化呢!放在体内慢慢消化吧!

    从宁凡击杀海魔将,到生吃海魔将的本体十转丹,其实也只是数息间的事情。

    所有的丹魔都被宁凡的凶悍惊呆了,待回过神来,宁凡已经横伞在手,朝第二名丹魔冲去。

    这一次的目标,是一名象牙丹魔。

    象牙丹魔一看宁凡朝自己迎面冲来,吓得脸都白了,这可是能秒杀海魔将的狠人,自己实力远逊于海魔将,无论如何也接不住此人一击!

    “象兄莫怕!我来助你!”

    “还有俺!”

    “老子也来!”

    眼见象牙丹魔被宁凡锁定,当即便有离得最近的三名丹魔冲了过来,想要联手象牙丹魔,一起对付宁凡。

    宁凡击杀海魔将一事,固然震慑到了众丹魔,可丹魔们毕竟人多势众,寻思着若是多人联手,总该能稍稍撑上几招才对。

    可他们错了,错得离谱!

    即便是四名丹魔联手,也没能在宁凡手中多撑少许。宁凡仍只是一伞横扫,而后,湛蓝雨芒扫过,四名丹魔连同他们所持的法宝兵刃,都被宁凡一伞打成了漫天雨水。

    四名丹魔,死!且死得连存在本身都不剩了!而后,四魔陨落处,自是又爆出四颗丹药来,可惜不是十转祖丹,仅仅是九转金丹、帝丹。

    这些丹药同样受到波及,有了崩溃化雨的趋势,见状,宁凡不得不当场吃掉了这些丹药,以免浪费。

    “便是仙帝,也不可能瞬杀四名仙尊仙王!此人既能做到此事,绝对和丹王大人同级!我等速走,不可与之争锋!”

    剩余丹魔终于怯了,哪里还顾得上追杀什么姬扶摇,夺路便逃。

    可又哪里逃得掉!

    宁凡魔伞扫落,剩余丹魔一一化作雨水消亡,没有一人能在宁凡手中撑够两击。

    至于爆出的丹药…为免浪费,宁凡皆吃到了肚子里,于是乎,他吃得更撑了。

    桃妖们全都被宁凡展现出的战斗力吓傻了!

    同时,这些桃妖也皆都感到了疑惑。

    “古怪!按照山海司惯例,众掌司千万诸天万界接收贡品,往往只会传送低阶分神前去。这些低阶分神,最强也不会超过碎念层次,否则便会影响传送效果…可此人却有瞬杀仙尊仙王的实力,似与传闻不符…我等初见此人仙王修为、准圣法力,还道这一切都是伪装,却原来是真的…”

    “莫非此人不是大司木分神?是我等有所误解?”

    “不可能!此人一入寿星宫,原本快要老死的元桃古树便有了感应,重新开了花,除了传说中的大司木,还有谁能做到此事,令将死的太古灵根焕发生机?”

    “此人必是大司木无疑!”

    “至于他修为过高,这也是可以解释的…此次山海司派来的,根本不是大司木的低阶分神,而是高阶分神!派遣低阶分神,意味着接收贡品;派遣高阶分神,意味着降下责罚!完了,完了完了!大司木大人是来责罚我等的!果然,我等拖欠贡品过多,已惹怒了山海司!”

    “区区贿赂绝对不足以平息大司木的怒火!”

    “我等还需另寻他法,才有可能令大司木饶恕我等!”

    周围桃妖们你一言,我一语,议论个不停。

    宁凡懒得理会这些胡说八道的桃妖,径直叫来了桃妖族族长桃万年,问道,“此地可有合适的闭关之地,我有一身药力急需炼化,且还需要寻个地方,给这个小家伙疗伤…”

    宁凡摊开手,掌心上昏迷着姬扶摇的小小妖魂。

    见此女重伤已极,随时都有妖魂崩溃的可能,宁凡微微皱眉,又加了一句,“最好是适合养魂的绵阴之地。放心,我不会白白借用贵族闭关之地,事后自会奉上酬劳…”

    “说到绵阴之地,寿星宫中就有一处绝佳所在,只可惜,前些年封魔巅的魔头们来此屠戮,使得那处宝地沾染了不少业力、煞气,大司木乃是千金之躯,怕是不宜前往。若不考虑养魂一事,这寿星宫中倒多得是闭关之地,可供大人随意使用,至于酬劳,我等桃妖小民万不敢索要大人的东西,大人有事直接吩咐便是,我桃妖族定然万死不辞,只求大人在贡桃一事上,可以网开一面,给我等桃妖一条活路…”桃万年小心翼翼道。

    “再说一次,我不是什么大司木。算了,你且带我前往那处绵阴之地吧。”

    “可那个地方满是业力、煞气,于大人道行有损…”

    “无妨,带路吧。”

    …

    寿星宫中,有桃林十万亩,树宫三千间。

    又有一处宝地,名为桃花源,乃是世间所有桃树的起源所在。

    桃花源中,山势回环,流水潺潺,有三千水脉环绕,居中之地,种了数百棵高可参天的巨大桃树。

    这些桃树与外界桃树不同,乃是桃妖一族的传承之树,名为元桃古树。

    在宁凡来到寿星宫以前,此地元桃古树已经快要枯死。

    但在宁凡进入寿星宫的瞬间,此地元桃皆焕发出了蓬勃生机,重新开花,这也是桃妖一族认定宁凡就是大司木的原因,此事历来只有山海司的大司木才可办到。

    这片桃花源,便是桃妖一族给宁凡准备的闭关之地了。

    宁凡想要安安静静闭关,现实却是,总有人想要打扰他。

    闭关桃花源的第一日。

    一个有着八劫仙帝修为的酒妖,一口一个酒嗝,大大咧咧闯至桃花源,张口闭口让宁凡交出之前获得的十转丹药。

    宁凡哪有什么十转丹药?

    之前丹药难以保存,他直接吃了好不好!

    那酒妖一听此言,顿时大怒,但很快他便察觉到,宁凡虽说吃了丹药,庞大药力却还没有彻底炼化,仍有九成以上药力积蓄在宁凡体内。

    于是酒妖贪念一起,便想捉了宁凡,抓回去泡酒,试图用宁凡这棵活药,来泡一探十转药力的美酒!

    酒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干的。

    他嚣张地对宁凡动了手,而后…

    他被宁凡一雨伞打成了雨水,存在抹灭。

    至于他的本体紫薇古酒,则被宁凡缴获。

    …

    闭关桃花源的第二日。

    两个有着半圣修为的书妖打上了门。

    他们也想抓宁凡回去。

    而后…宁凡得到了两本古书,分别是《北极神丹录上卷》、《北极神丹录中卷》,皆是紫薇仙皇生前藏书,记录了不少真界炼丹大师的丹方、经验。

    …

    闭关桃花源第三日。

    一次性闯入四个半圣。

    而后…宁凡缴获了四棵古药。

    …

    第四日,第五日,第六日…

    渐渐地,打上门的傻子少了,所有人都意识到,宁凡不好招惹,慢慢的也就没有不长眼的人上门生事了。

    到了第七日,宁凡终于医好了姬扶摇的妖魂。

    是的,他已经从桃妖们的口中,知道了这个女子的姓名,身份。

    奉女族的族人,紫薇北极宫的看守者,北界河的异族…姬扶摇。

    虽说姬扶摇妖魂伤势痊愈,却仍旧还是在昏迷,却逐渐开始说梦话,梦话断断续续,有时是在喊“父皇母后”,有时候又会喊“师尊”…

    到了第十日,昏迷多日的姬扶摇,终于醒了。

    姬扶摇倒是醒了,可宁凡识海里的蚁主,却还在昏睡,不知为何。

    “水…”此女刚一苏醒,就向宁凡要水。

    宁凡面无表情,递给此女妖魂一葫芦灵泉储物袋里没用的破葫芦,正好被宁凡拿来使用了。

    “多谢…”

    姬扶摇脑袋仍有些昏昏沉沉,妖魂小手接过灵泉,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才稍稍有了清醒的感觉。

    清醒过后,她才发现,坐在身边的宁凡,竟是如此的面熟。

    “是前辈救了我?”

    “你叫我前辈?”宁凡一诧,若有所思。

    “呃,叫错了是么,那,我叫您恩公?”

    “…”

    “恩公也不对?这…”姬扶摇有些为难了。

    “公子?”

    “…”

    “大人?”

    “…”

    “大王?”

    “…”

    眼见怎么称呼都不对,姬扶摇一时有些着急了。此刻她愈加清醒,哪里不知救她之人就是宁凡。

    活命之恩,何其之重,她却连如何称呼宁凡都摸不准,若因此惹了前辈不快,却是于心难安。

    “奉女族的人,都似你这般蠢笨吗?你应该叫这位大人大司木大人!”一旁的桃妖族长看不下去了,顺带一提,宁凡闭关这些日子,他都如仆从一般在旁端茶倒水服侍。

    “原来前辈是大司木大人,失敬,失敬!”姬扶摇暗道,大司木是什么,不管了,先叫几声哄前辈高兴才是。

    宁凡摇摇头,叹了口气,“不要叫我大司木。”

    “那…”

    “还是叫前辈好了。”

    “哦。”姬扶摇恭敬答道,半点也不敢使奉女族女王的架子。在这等前辈跟前,一族女王又算得了什么。

    “之前的事情,你不记得了么?”

    “前辈指的是…什么事?”仍是小心翼翼的口气。

    “你之前,喊我师尊?我很好奇,你为何这般称呼我。我有些猜测,但需要从你这里验证一二。”

    “啊?前辈是说,晚辈叫过前辈师尊?这…晚辈不记得此事。”姬扶摇一愣,半点也想不起自己这般叫过。

    “你确实叫过,当时你走投无路之余,满脸幽怨地喊我们大司木大人师尊,若非事情如此蹊跷,大司木大人又岂会为你惹上丹魔一族,大开杀戒,招惹红尘是非!”桃万年又插嘴了,一脸不快。

    “呃,此事晚辈确实不记得了…晚辈从小就爱犯癔症,时常白日说胡话,大约之前也是犯了癔症…”更加小心翼翼了。

    “癔症么…那便算了。既如此,我再问你一事…”

    宁凡似乎还想问些什么。

    可便在这时,姬扶摇忽然闭上眼,抱头痛呼起来,很快,那疼痛便停止了。

    可当姬扶摇再睁开眼时,眼中竟闪烁着睥睨天下的霸气!

    “咦?”

    ‘姬扶摇’轻咦了一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妖魂之躯,忽然仰天大笑!

    “哈哈哈!本宫出来了,居然出来了!十纪镇压又如何,肢解分离又如何!你这杀千刀的贼鸟,想不到吧!本宫竟机缘巧合,与平行轮回的残魂相遇了!”

    “吵什么吵!姬扶摇,你当这桃花源是什么地方!此乃我族圣地,岂容你大呼小叫!再吵,小心老夫给你好看!”桃万年见‘姬扶摇’又是痛呼大叫,又是大吵大闹,顿时不爽了。有资格在桃花源大吵的,只有大司木大人,你姬扶摇算老几!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给本宫好看!还有!本宫之名姬扶摇,乃是师尊所赐,也是你可以乱叫的吗!”

    轰!

    如天之威,陡然降临,直接将桃万年压在地上吃泥巴,无论如何都无法在这等威压之下重新站立!

    “圣、圣人威!假、假的吧,大司木大人,快跑,快跑!这姬扶摇…有问题!”桃万年浑身发抖,圣人威压,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他无法理解,奉女族的此代女王,为何莫名其妙拥有了圣人威压,简直匪夷所思!

    明明对这圣人威压恐惧到了极点,可桃万年还是不忘宁凡的安慰,直呼“大司木快逃再不逃就来不及了”云云。

    宁凡却当然不可能逃的。

    眼见‘姬扶摇’身上陡然爆发出圣人威压,宁凡愈加印证了内心猜测。

    “咦?这不是宁道友么,你也在这里?”‘姬扶摇’稍稍修理了桃万年,才后知后觉,发现宁凡也在此地。

    一想到和宁凡日夜捆绑之后,屡屡被宁凡欺负,她就一阵牙疼,当场就想抬手,给宁凡些许报答。

    只不过,到底和宁凡经历了不少,关系有所缓和,又在功德伞**中,从宁凡身上得了不少好处。此刻再见宁凡始终似笑非笑看着自己,‘姬扶摇’无论如何,都下不去手,揍一揍这个可恶的魂淡。

    “算了,本宫今天心情好,不与你计较从前之事了。只从今日起,你我桥归桥,路归路,从前两不相欠,互不干涉,老死不相往来。那么,再见了,宁道友…嘶!好痛!此残魂等级居然在我之上,竟可反抗于我…”

    却见,‘姬扶摇’再次闭上眼痛呼。俄顷,姬扶摇重新睁开眼,见宁凡一脸似笑非笑,又见桃万年狼狈趴在地上,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不由得大惑不解。

    “前辈,我刚刚…好像又犯癔症了,没做什么失礼之事吧。”姬扶摇小心翼翼问道。

    “没有。”宁凡笑了莫名。

    至于他识海之中,那沉睡已久的蚁主,则在此时恰到好处的苏醒,方一醒来,便气得满地哦不,满识海打滚……

    “可恶!明明已经摆脱了讨厌的宁凡,怎得又回来了!气死我了!啊啊啊啊!”

    “果然”

    见此一幕,宁凡愈发印证了内心猜测,再看姬扶摇时,目光愈加莫名。

    果然,此女是蚁主的其他残魂!

    至于此女所喊的一声师尊日后定会见分晓,倒也不必急于在此时强求答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