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路坦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九章 宝宝心里苦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胰腺炎,如果说高血压、糖尿病是一个围绕在人群中的小鬼,那么胰腺炎就是一个能噬人的鬼王。

    在费用上来,高血压、糖尿病一年的治疗费用,也是非常的巨额,但如果分成12个月份来算的话,还是能让一般的患者咬咬牙坚持的。

    但,胰腺炎不行,一旦发病,钱立马就会如水一样的泼出去,一点都不夸张。

    如果症状严重,按现在的世面上的价格来说,一套在二三线城市的普通楼房估计挡不住。

    而且,就算钱花出去了,有些时候,还不一定给你能把人留下来,就是这么可怕的一个疾病。

    早年间,华国的胰腺炎,几乎都是因为胆道系统出问题后,引起胰腺炎,因为胆囊的胆汁流出来后,最后和胰腺的管道汇合在一起,然后流入小肠。

    以前的人,吃的不好,寄生虫控制的也不好,所以往往这些疾病导致管道堵塞而引起胰腺炎。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升,华国的胰腺炎也开始从胆道系统并发变为暴饮暴食为主。

    吴老和张凡主刀的这位患者,是一个公司的业务经理。

    职位不大不小,也算是一个大城市中能咬着牙拼搏的一位无根的孩子。

    为了在大城市中存活,小伙子也是拼了命,公司中的业务,他排在前三位,一个季度结束了,公司有一些收不回来的烂账。

    然后老板许诺,谁把账要来,可以分成。小伙子想着家里襁褓的孩子,因为媳妇奶水少,要买奶粉,再想想老人身体不好,需要多吃点营养品。

    一咬牙,小伙子接下了这趟活,刚开始,他连对方公司的门都进不去,他不放弃,带着铺盖睡在对方公司门口。

    一周,直接成了一个当地的景观,对方公司的老板也被小伙子给弄的毫无办法,身价几千万的老板难道没面子嘛?

    让人带小伙子到他办公室后话也不多,就指着办公室角落里摆落成堆的青鸟啤酒,“一瓶一万,你喝多少,我还你多少。”

    “说话算话?”

    “我这么大的老板,会逗你?喝吧。”

    职场、生意场残酷,非常残酷,人的尊严,有些时候,真的……

    为了家里的孩子,为了家里的老人,他喝了。

    一罐、两罐……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熬了一周的小伙子,就这么从站着喝,到坐着喝,最后到躺着喝。喝到嘴里的酒水进去然后涓涓而流的又出来,进去出来。

    最后,他不要命的架势也让对方的老板害怕了,直接开了支票,小伙子拿着支票爬出了对方的办公室。

    出了门的他,剧烈的呕吐,喝下去的啤酒如同泡沫喷泉,喷出来的酒水,如同水柱子冒泡一样的给喷出来了。

    然后,忽然出现疼痛,极度的疼痛,酒精麻痹后的他都能非常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后腰背,疼的像是刀子在捅一样。

    亏得是有好心的路人拨打了120,不然估计他说不定就死在路上。

    他的病症就是一个典型的剧烈饮酒后引起的胰腺炎。

    还有一种,或许是为了生活,或许是为了不知所谓的面子,在喝酒的时候,不管不顾。

    然后,偷偷去卫生间再把二指塞进嗓子眼去掏,吐完了再上场子喝。

    这种方式,千万千万不要学,你吐几十次或许能获得一个海量的称号,一旦有一次引起胰腺炎,那么弄不好就是家破人亡,你老婆被别人睡,你孩子被别人打。

    一点都不夸张。

    人体的消化系统,原本就是按照只能顺着下不能逆着出,而进化来的,一旦强制呕吐,一次两次,甚至几百次都没问题。

    一旦有一次引起系统紊乱,导致胰腺炎出现,那么就是你个人,或者家庭的灾难。

    所以,不要在吃饭的时候扶着墙进去,扶着墙出来,也不要喝酒逞英雄。

    美国一年有20万人因胰腺炎入院就诊,约20%为重症胰腺炎,死亡率高达25%。

    而胰腺手术的缓解率约为60%,就是说,重症胰腺炎患者需要手术的时候,成功率相当的低,都没愈合率,而用一个缓解率来代替。

    可想而知这个疾病的可怕,老美在二战还是越战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忽然酗酒的人数剧增,所以,胰腺炎的手术,就全世界来说,他们是做的最好的。

    但,在水平最高的国度,这个疾病也是让医生谈虎色变的,而且也不是所有的胰腺医生都能做这种手术。

    而且这个疾病,对于患者来说也非常残酷,看看这个疾病的治疗方式。

    1,止痛,大剂量的止痛药止痛。2,抑制胰腺分泌,奥曲肽一类的药物抑制胰腺分泌,而且奥曲肽的价格真心能让人抽抽。

    就这么简单,就是让疼痛掩盖以后,让患者胰腺减少分泌,然后靠患者自己去恢复。

    疼,这种疾病的疼,铁打的汉子都能疼到叫妈妈,这还不算,如果没效果,接下来就是手术。

    这种手术,不要说一般的医院,有些省级重点医院,都做不下来。

    胰腺在吴老的手底下被分离的非常清晰,手术最难,最关键的地方到了。

    这台手术为什么这么难呢。

    简单说一下,就如葡萄连在葡萄的枝丫上,抖动下,一颗葡萄脱落摔破了。

    现在吴老和张凡他们要做的就是首先要把破了的葡萄可能会坏的部分先切除了,然后再把葡萄皮想办法恢复完整,最后把这个修补的葡萄连在枝丫上。

    举例子都如此的艰难,可想而至这台手术的难度,而且胰腺这个玩意,是人体除过肝脏以外最大的分泌腺体。

    能分泌,还是非常大的分泌腺体,所以胰腺里面的管道四通八达,就如一个蜂巢一样,径陌相连。

    这里面有无数的血管淋巴、分泌管道,一旦手术手法不好,就会堵塞。

    胰腺的堵塞,可不是城市里的堵塞,司机骂几句娘的事情,这里分泌出来胰腺,就如同王水一样,会腐蚀的,一旦做不好,就是一包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的炸弹一样。

    “看这里,胰腺肿胀的已经非常厉害,这种手术一定不能着急,必须做好完全的准备,失败,成功的结果都要预估到。”

    不说话的吴老开始说话了,原本说话的张凡开始不说话了。

    如果把张凡和吴老的水平打个比方的话,那么张凡现在的水准就如江湖上的大侠客。

    一个能平事的侠客,被欺负了,好,去找张凡,他能给你平事。

    而吴老的水平,平事不平事方面和张凡还真的区别不大。

    但老头的底蕴就是和他认识的江湖人士,就不会出事,就是这么牛逼。

    张凡如同就是一个高超的青年侠客,而吴老就是一个江湖世界的名宿,靠着名头都能吓唬一片江湖。

    这就是区别,这就是老头用大半辈子努力坚持出来无比珍贵的经验。

    说实话,有些时候,医生和军人很相似,一个军队需要无数人命来打造一个铁血的队伍。

    而医生其实也差不多,一个好医生,其实也是靠着人命积累起来的。

    医疗这个行业,老师真的只是个领路人,简简单单的一个心肺复苏,说实话,有点文化的人,培训培训都能做。

    但,做的好与坏,就是天与地之间的差别。

    手里面要是没在心肺复苏上死过几个人,真的做不好,提高不了多少。无论如何的培训,都不如手里死掉一个人,很残酷的行业!

    “这里的肿胀,千万不要掉以轻心,一旦胰液体没有清除干净,谁都保证不了,术后这地方是不是会愈合。”

    老头看了张凡一眼,张凡虽然没有看老头,但好似知道师伯在看自己一样,张凡轻轻的点了点头。

    说完,吴老用针头刺入胰腺,慢慢的把肿胀如同一个充满尿液的膀胱刺破,然后慢慢用注射器开始抽取胰液。

    被吸取了胰液的胰腺,真的就如一个伸出来的舌头,就连舌头中间的线条都在胰腺上非常的相似的体现出来。

    “刀!”强调了一遍要注意的地方,老头亲自要过了一把尖刀。

    拿着刀的手,非常稳健的从胰腺的中央,也就是舌头的中间线开始,刀锋划过。

    老头手底下相当的利索,割、点、切,胰腺的表皮就如同一个情场老手,用牙齿,锋利的牙齿轻轻的咬下女友嘴唇上的翘起的干皮一样。

    点滴之间,不带一丝牵扯,却让对方的衣服完全的落下。

    高手就是在风平浪静下,干完要命的事情。切开,分离坏死的胰腺。

    “注意!

    这里不能多,不能少。割多了胰腺以后没功能,割少了胰腺就会坏死。”

    老头一边说,一边切。不用多说,吴老相信张凡能明白。

    灵活的手指在白腻的胰腺翻着花的穿梭。

    站在张凡身后的博士们,这个时候,就一个状态,“我会了吗?会了!但是,就是做不下来。”

    而张凡则不同,他需要的不是细枝末节,他需要的是一个疾病的大局观。

    当老头从头到尾开始做的时候,张凡脑海里面一直再做着比较。

    “我应该怎么样,这一步要是我的话,我应该怎么做。”

    一点点的印证,在手术最关键的地方,张凡终于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师伯,切口线下分割坏死组织之前,为什么不先疏通腺体中的管道?疏通了不是胰腺更能确保畅通性吗?”

    “呵呵,看来你是真懂了。先疏通也不是不行,但,有几率会损伤到副胰腺管道。

    我们可以慢一点的疏通,但损伤副胰管,则没办法恢复,这一点,是我在五十岁的时候想通的。”

    “呃,五十岁?副胰管?”

    当三助的博士原本不服气的心,一下子服气了,因为他没听懂。

    而当二助的主任,则好似明白了什么一样,用一种非常感激的眼神看了看张凡。

    至于术者身后的一帮人,直接就是云里雾里的相互对视,他们再说什么?

    想通了!想通关键点的张凡,如同窗户纸一样,被捅破后,天忽然一下子亮了。师伯的一句话,让他通透了,胰腺的手术直接通了。

    “天啊,原来是这样,我怎么说,在系统中,胰腺手术有时候成功,有时候会被判定失败,明明手法是一样的。原来是忽略了副胰管!”

    什么是拨云见日,这就是拨云见日,什么是一字千金,这就是。如果没有吴老,就算张凡有系统,估计在他没进入第二阶层的时候,还想不通这一点,这不是说张凡不努力,而是时间不到!死在他手上的人数不够!

    真的,吴老他们这一代开挂的人,不是白给的。这也是外科医生,外科高年资医生的金贵之处,往往就是一句话,就能点通让下级医生花几十年都想不通的问题。

    修复,连接,想通了胰腺问题的张凡和吴老配合的越来越顺手。

    手术也越做越快,两双手,就如同一个大脑在命令一样,配合的相当默契。

    而二助、三助这个时候,才发现什么是高手,张凡和吴老如同彪起来的跑车一样。

    速度、精准、预判,都不用交流,两人直接就是同步的。

    而作为助手的他们,则是满头大汗的想办法在追赶吴老和张凡。

    “太TM欺负人了。太TM欺负人了。”三助泪都快流下来了。他委屈啊,真心的委屈。

    原本吴老的手术,他还是能跟的上的,心中的那份骄傲也是满满的。

    三十五岁以下的医生,他觉得他能坐到第一把交椅。

    这不光是他自己的想法,而且也得到医院同仁科室同事所有人的认可。

    结果,今天,他没想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黑家伙,如同和吴老商量好一样,同时把手术难度提高了,同时把手术速度提高了。

    这都没什么,可,他跟不上了,他拼尽了全身的力气也跟不上。

    “什么副高以下第一人,什么华东青年医生的翘楚,都TM骗人的!呜!呜!呜!”

    他心酸至极,技术等级的差别,越懂的人体会的越深。

    修、填、补,点、切、割,原本的胰腺如同摔在地上的白豆腐,被吴老和张凡修复的慢慢有了样子。

    想通了胰腺难点的张凡,被吴老拨开乌云的张凡,在吴老高超的手术技艺勾引下,越来越通透。

    沉浸在通透的爽感下,张凡的手底下的功夫也慢慢的开始发挥出来了。

    在没想通的时候,张凡不能全身心的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因为他不知道为什么手术在系统会有时候成功有时候失败。

    而现在,想通了,不用忐忑了,然后,当张凡想通了以后,他身后的一帮人,张开了嘴!

    “乖乖,这家伙再干什么!”

    手术室中,特别是吴老这种非常严格的专家面前,说废话,绝对会被呵斥。

    但,就算吴老在,站在术者身后的观摩者,惊讶到连规矩都忘掉的说了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