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路坦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一章 转着弯的批评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医疗行业有一点特别搞笑。丑事,瞬间能从大江南北传遍天下,比如某个博导硕导让学生哪个了,然后地不分南北的就能成为医疗圈的话题。

    而一旦出了功绩,比如南方医疗圈出了一个什么了不得的功绩,北方医疗圈往往会暂时的失聪,反之亦然。

    当年南北两派汇京师还是一个特定的因素,结果还把人给弄死在手术台上,唯一一次南北顶尖高手的合作手术就在两位部级院长的下台中而结束。

    所以,当张凡的燃爆大江之南的时候,北方则没什么动静。

    “张,张老师,您在那个医院高就?”关腹后,第三助手的博士嘴都干了,原本要说张医生的他,说不出来了,半路喊出了张老师。

    “呵呵,茶素市人民医院!”

    “哦!”博士楞了,不是惊讶,而是不解,“茶素,什么鬼,国外的城市?译名?”他也不好意思再问了。

    他不知道,但有人知道。

    “开玩笑?茶素就是最西边国境线上的城市?您……”

    “呵呵,怎么?你去过?”张凡笑着看了看观摩的人群。

    “没有,没有,我没去过,不过我有个同学今年要去那边搞支边!”

    “哦,是吗,我的电话你记一下,你同学确定去支边的时候,一定要联系一下我,麻烦你了。”

    “不用,不用,举手之劳,不用这么客气的。”能得到张凡的电话,这位医生也很是高兴。

    吴老笑呵呵的看着张凡,而这位观摩的博士心里却是无尽的感慨:“支边个蛋蛋哦,就这水平,去进修还差不多啊!”

    “边疆!”

    “他来自边疆,天啊!”

    “真不可思议啊!”

    人群中全是不信的眼神。

    “感觉怎么样,你好像有点收获了?”吴老等张凡说完后,就问了一句。

    “师伯,不是有点,而是非常巨大。您的一句话,估计让我节省了三四年的时间。”

    “哈哈,有收获就好。”说完,老头面向观摩团问道“今天这台手术比平时减少了多少时间。”

    “一个小时!”

    “这么多啊!”老头都诧异了,他真的没想到。

    “这样,张凡,你再写一篇论文,关于胰管空肠侧侧吻合双路同时行进的论文,就在这几天完成。”

    “哦!”张凡虽然答应的很痛快,但脸上的为难表情,还是很明显的。手术,他能做下来。

    论文,给他时间多一点,也能勉强的写出来,可就几天的时间,他真的是臣妾做不到啊。

    查同、找数据,甚至还要去国外的论文网站查看,说实话,就几天的时间,把他绑在电脑前,他也写不出来。

    看着张凡为难的脸色,老头知道什么原因,可其他人不知道啊。

    “我的天啊,吴老亲自给他把关,他还不愿意。也对,我要是有这牛逼的手术技术,我也能这样傲娇。”

    吴老看了看周围,他知道张凡的难处,所以想找个人帮张凡,还没说话,上手术的三助博士,立马跳了出来。

    “吴老,张老师,我觉得我能在这篇论文中打打下手,查查资料。”

    “好,哪陈昊你就和张凡一起把这篇论文搞好,你多帮帮他。”

    吴老点了点头,吴老说的是事实,而陈昊听在耳中,觉得是吴老给他找台阶。

    他都感动的不行了,心里的哪个感动,嗓子眼如同生锈的门栓一样,怎样都说不出话来。

    “嗯!嗯!嗯!”他一个劲的点头,泪花都在眼眶里,一个能和吴老在普外手术的桂冠上跳舞的人,用得着他一个普通的博士来帮忙吗?真的,他觉得吴老如此的维护他,他就算不吃不喝也要把论文写的漂漂亮亮。

    “我去,我怎么没早点站出来啊,手术有记录,而且术者也在,这篇论文多简单,这就是到手的成绩啊,哎!”

    好多观摩团的博士恨不得自己扇自己耳光,一步慢步步慢。

    “吴老,食堂的餐车来了,他们专门给您熬了银耳粥。”

    “说了多少次,不要搞特殊化。”

    “一碗粥的事情!”

    手术室的护士长站在手术室的门口亲切的对着吴老轻声说道,而且还特意对张凡点了点头。

    别看中年女性的护士长柔柔弱弱的,可脱下白大褂,穿上军服,估计最少也有两条杠。

    老头点了点头也没再多说,不过走的时候轻轻拉着张凡的小臂,边走边说话:“想同了,想透了,就要巩固一下,争取在这个大脑最活跃的时候,多多体会一下,争取多一点收获。明天我再安排不同的胰腺手术。”

    “嗯!”

    两人的一台手术,就像是配合了半辈子的战友一样,忽然间的哪种超级默契感,让吴老也非常的舒服。

    这种舒服,非常的强烈,如果要是描述一下的话,就如同你吃个鸡蛋,还是个煮熟的鸡蛋,结果噎了。

    马上就要噎死了,结果忽然有人给你一个腹部柔而猛的钝性冲击,嘭!鸡蛋出来,瞬间氧气充满气道的感觉,自由呼吸的爽快感充满大脑。

    吴老这个时候就有点这种感觉。高手寂寞,不是用来装逼的,是真的寂寞。

    老头站在巅峰上的时间太久太久了,他都不知道多少年了,手术中久违的酣畅淋漓,今天终于又感受了一次。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所以吴老也情不自禁的对张凡从欣赏变成了一种对晚辈的舔犊之情。

    他没有感觉到,张凡也没有感觉到。但,就是觉得如此很自然,很平常,好似天生就应该这样一样。

    而跟着两人的人群虽然听不到老头对张凡说的话,但这个亲昵的动作,太让人嫉妒了。

    说实话,包括胰腺科的主任在内,恨不得把这个张凡给踢开。

    “这家伙不会姓他妈妈的姓吧?”

    “扯!”

    方东的员工食堂,也不是茶素食堂能比的,军队的伙食太好了,几个小时的手术结束后,张凡看着食堂里成排的食物,口水都快下来了。

    吃,大锅大灶炒出来的菜肴,虽然比小灶缺了那么一点精细,但也有种豪爽的味道在里面。

    吴老年纪大了,又过了饭点,吃的不多,但张凡不一样。

    红烧肉两份,鸡腿两个,糖醋鱼也不能少了,嗯,还有红烧牛肉,大锅炖的烂软的牛肉土豆,乖乖!

    张凡吃的那叫一个香,雨点般的筷子,破碎机一样的咀嚼,库擦!库擦!让人看着格外的香甜,原本没胃口的吴老,看着张凡吃的如此之香,也忍不住盛了一碗米饭。

    “呃,这家伙真能吃!”坐在旁边的一些年轻医生看着张凡的吃相,都呆了。

    手术台上张凡给了他们想不到的吃惊,而在食堂里,又让他们见识到了什么是食欲。

    “能干就能吃,由不得人家比咱们强,哎,过了饭点,我就没一点点胃口。

    看来我还是要想想办法了,没有一个好的饭量,怎么能有一个好的身体去熬呢。”

    另外一个比较清瘦的医生看着张凡吃饭的样子感慨而羡慕的说道。

    人就是这么怪异,如果张凡今天是来进修的医生,在手术台上看了半天,然后回到食堂这样吃,绝对会有人说他是饭桶。

    而现在,大家心里就一个想法,手术技术一时间或许无法提升,但吃饭还追不上你吗?

    结果,他们还真的追不上,手术比不过,就连吃饭都比不过,胰腺科的主任脸色格外的难看。

    “呵呵,年轻就是好啊,当年我在你这个年纪,一个人能吃一锅的米饭!”

    吴老也不知道是吹牛,还是当年真的缺油水,看着张凡,老头喝着银耳汤,笑着说道。

    “嗯,我师父也说了,师兄弟里面,您的身体是最好的。”

    张凡没说您也是最能吃的。

    “哈哈,是吗?有个好身体就是资本,你看看,你师父比我小好几岁,结果早早退出了临床,平日里,不光要多学习,还要多锻炼身体。

    我给你说,我的乒乓球打的非常好,以前还拿过后勤部的冠军。”老头端着小碗得意的说着。

    张凡看了看老头,“呵呵!”笑了一下,心里却是这么想的。

    “乒乓球?您说个足球我还相信,乒乓球,您能冠军?估计是别人放水吧!”

    边吃边聊,老头越看越喜欢张凡,他好似看到了他当年的影子一样。

    “慢点,细嚼慢咽!”

    看着情不自禁的老头,周围的年轻医生,那真的叫一个羡慕嫉妒恨。

    “等你再巩固几天后,我和你师父联系一下,让你师父也来魔都。”

    “哦!”

    ……

    “你小子什么时候来的魔都,也不给我说一声!要不是看别人发的朋友圈,我都不知道你来魔都了。”吃完饭的张凡刚回到专家楼,结果魔都的师哥电话来了。

    “哎呦,我的大师哥啊,我还准备这几天就去找你呢。原本想给你一个惊喜呢!”

    张凡笑着对大师哥说道,大师哥的年纪大张凡好多,年纪差的多,但辈分又是同辈,所以,在大师哥面前,张凡放的很开。

    “呵呵,你啊!现在在哪呢,我让人来接你。来魔都不到家里来。师父知道了还以为我这个师哥不懂道理。”

    大师哥转着弯的骂张凡,张凡嘿嘿一笑,就说道:“不用了,师哥,我打车过来。”

    “算了,人生地不熟的,我让人来接你。”

    方东医院门口,张凡没等多久,一辆指挥官停到了张凡身边。

    然后一个非常精神的小伙子下来了。“您就是张院是吗?”

    “对,我是,你是?”

    “呵呵,张院您好,我是XX药业的,王院长知道我在这边,就赶紧让我过来接您,张院您请上车。”

    “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