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猛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忍无可忍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其他道童惊呆了,忽然有人大吼一声,“打死这个王八蛋!”

    众人纷纷挥舞铁剑向郭宋劈头盖脸打来,他们的铁剑虽然没有开锋,但在乱剑群殴之下,一样会丢小命。

    郭宋的热血涌上头顶,他从后腰拔出柴刀,大吼一声向道童们劈去。

    ‘叮当!叮当!’

    眼前的几柄剑被柴刀劈飞,众道童见郭宋满脸狰狞,势若疯虎,都吓得纷纷后退。

    这时,指点道童练剑的赤袍方士在远处怒喝道:“谁敢在玄虎宫放肆,你们还不快去拿下!”

    几名在旁边看热闹的年轻道士立刻向郭宋扑去。

    就在这危急时刻,一个灰影冲了过来,一把抱起郭宋便向外狂奔。

    来人正是甘雨,他用铁牌在玄虎宫厨房兑了半斤盐,回来找郭宋,正好看见几名道士来抓郭宋。

    他心中大急,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

    “师兄,我自己会跑!”郭宋被他扛在肩头,颠簸得着实难受。

    “别废话,你跑不过他们的。”

    甘雨轻车熟路,一阵狂风般冲到后院高墙前,他没有停步,扛着郭宋在墙上疾蹬几步,身子已到半空,只见他左手一甩,腰带上的铁钩准确钩住了高墙边缘,单臂较力,借着腰带的拉力,他竟然一跃跳上了墙头。

    这时,四名道士已追到十几步外,其中一名道士手一扬,打出两枚石弹,直取甘雨双腿。

    郭宋在甘雨肩头看得清楚,大急道:“后面有偷袭…….”

    不等他说完,甘雨的腰带已飞出,变成棍子一般,左右一摆,将两颗石弹打飞出去。

    “好功夫!”郭宋忍不住一声喝彩。

    他身体一晃,甘雨已向墙外跳去,郭宋只觉头晕目眩,等他反应过来时,已是双脚落地了。

    “快跑!”

    甘雨拉了他一把,两人拔足飞奔,转眼间便钻进了树林。

    几名道士站在墙头,见他们已经跑进树林,只得低声骂了几句,不再追赶。

    甘雨拉着郭宋一口气跑出两里外,见几名道士不再追来,他这才停住脚步喘气。

    “好险!差点被抓住,这帮杂毛十分护短,落在他们手中,不死都要脱成皮。”

    郭宋也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歉然道:“今天…连累….连累师兄了!”

    “这是什么话,你是我师弟,我怎么可能让你落在他们手上。”

    郭宋心中感动,竖起大拇指由衷赞道:“师兄的武艺简直高明之极!”

    甘雨脸一红,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那是你没见过真正武艺高强的人,在你来之前,师父的四个弟子中,我的武艺就比大师兄好一点,远远比不上二师兄和三师兄,尤其二师兄的武艺最高强,要是他今天在,我们根本不用跑得这么狼狈。”

    郭宋叹息道:“要是我会武艺,也不会受辱了。”

    甘雨笑道:“你以为师父找到你,只是想让你学道吗?我们四个资质都不行,继承师父衣钵,只能靠你了!”

    两人上了小道,郭宋的喘气终于平息下来,他想到一件令人担心的事情,问甘雨道:“他们会不会以后不收我们的柴禾了?”

    甘雨眉毛一挑,“这个你放心,他们不会为这点小事破坏规矩,他们不收柴,我正好背去镇里卖,省得受他们的剥削!”

    他小心翼翼从怀中摸出个布包,里面是个小纸包,被裹得里三层外三成。

    “这就是三百斤柴换来的,看他们剥削得多狠,才区区半斤盐,这点盐不够吃,明天我还得再来一趟,后天再来换点油,你就别来了。”

    郭宋知道这是崆峒山的规矩,不是他能改变,又问道:“明天再来,他们会不会为难师兄?”

    “我不去玄虎宫就是了,去北台青牛观和白羊观,都一样。”

    郭宋默默点了点头,甘雨指旁边一块大石道:“我们坐下歇会儿,喝口水!”

    两人坐下,甘雨将水葫芦递给郭宋,郭宋咕嘟咕嘟喝了几口,又递给师兄。

    “师兄,你打算一辈子当道士吗?”郭宋问道。

    甘雨微微一笑,“除了大师兄外,我们三个从来没有学过一篇经文,怎么可能一直当道士,等时机成熟,师父就会放我们下山,去闯荡一番天地。”

    “师兄以后想做什么?”

    甘雨想了想笑道:“我的梦想是想成为荆轲、要离那样闻名天下的刺客。”

    甘雨望着天空,眼中充满了憧憬,缓缓吟道:“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这是师父教我的诗,也是我一生的梦想。”

    ………

    黄昏时分,两人回到了清虚宫,郭宋却意外看见二师兄甘云跪在师父房门前,他身上背着一个小包袱,似乎要出远门。

    “师父,徒儿去了,您自己保重!”

    “就你屁话多,还不快走!”屋里传来木真人不耐烦的声音。

    甘云含泪磕了三个头,起身来到甘雨和郭宋面前,“老四,以后要辛苦你照顾师父了。”

    甘雨一脸羡慕问道:“师兄还回来吗?”

    “也许几年会回来,也许就不回来了,师父说,看各自机缘。”

    甘云又拍拍郭宋的肩膀,“小师弟,保重!”

    说完,他迈开大步便向山下走去。

    郭宋望着他身影走远,不解地问道:“二师兄是去哪里?”

    “师父放他下山了,哎,什么时候才轮到我啊!”甘雨惆怅地叹了口气。

    ……….

    入夜,郭宋怎么也睡不着,他还在回味白天经历的事情。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才劈了一个月的柴,竟然能一拳将张虎儿打倒,这里面固然有张虎儿轻敌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自己身法很快,出拳也快,气力也明显增大。

    可是这才一个月啊!仅仅靠四师兄教他的两式手法和步法,不可能有这么好的功效,难道是每天打坐的缘故?还是自己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想到灵丹妙药,郭宋猛地想起一事,他每天吃的饭似乎和师兄们不太一样,大师兄总是从另一口小锅里舀一大碗黑糊糊的东西给他。

    难道原因在这里?他心中像猫抓一样难受,想问问四师兄,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胡思乱想中,郭宋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他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无意中发现了一座幽深的溶洞,上面有‘灵寂’两个大字,洞中金光灿灿,竟然堆满了各种金银珠宝。

    …………

    五更时分,郭宋和平时一样,起身打坐念经,用独特的节奏呼吸,大脑便进入了冥想状态,不过他想的不是修仙之道,他想的是宇宙,自己的身体无限飞升,飞出了太阳系,在银河系中自由翱翔。

    打坐了一个时辰,师兄弟们都纷纷起身了,郭宋只觉神清气爽,头脑和身体都达到了最佳状态。

    这时,大师兄甘风走过来对郭宋道:“你去竹林那边,师父在那里等你。”

    “我知道了!”

    郭宋也顾不得洗漱,穿上鞋便快步向竹林方向奔去。

    竹林距离道观大概有两百步远,占地约十几亩,翠竹茂盛,清静幽深,竹林前面有一小块菜地,木真子已经这里等候多时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