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猛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学武之择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郭宋连忙上前施礼,“参见师父!”

    木真人微微笑道:“拿着篮子,跟我进林中挖笋!”

    郭宋这才注意到师父脚下有两个竹篮,里面各放一把柴刀。

    他拾起篮子,跟随木真人进了竹林。

    竹林里铺了一层厚厚的竹叶,踩上去十分松软,只片刻,他们便发现了十几棵嫩笋。

    “会挖竹笋吗?”木真人笑问道。

    郭宋点点头,“会一点!”

    “那我就不教你了,你自己挖吧!”

    挖笋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把春笋周围的泥土挖松了,把整根笋拔出来,但如果是四月中下旬的笋,就要有选择性的挖,把长得健壮者留下,以培育新竹。

    不多时,郭宋把十几颗嫩笋都拔了起来,拭去泥土,装入篮中。

    这时,木真人走了过来,他见郭宋收获颇丰,便赞道:“不错,很熟练!”

    “师父,这是什么?”

    郭宋发现师父篮子装了一层像蛆一样的白色肥虫,在拼命蠕动,不由吓了一跳。

    “这是竹蛆,你每天都吃它,你不知道吗?”

    郭宋心中顿时一阵恶心,自己每天都在吃这个东西?

    木真人呵呵一笑,“这可是好东西,只有这时候才有,要不你的身体怎么能恢复这么快。”

    “可是可是道士不是不能杀生吗?”郭宋终于找到一个借口。

    “谁说的,道士一样可以吃荤,只不过我们要用猎物去换生活用品,所以吃得比较少,像你第一天来,吃的不就是蛇羹么?”

    郭宋膛目结舌,第一天吃的饭里居然有蛇,自己怎么不知道?那黑糊糊的,难道是蛇皮?

    木真人见一脸惊愕,便哑然失笑道:“修道不是当和尚,没有那么多讲究,上古仙人,又有几个吃素的?”

    “弟子明白了。”

    木真人点点头,“我听老四说,你们昨天和玄虎宫的道士发生了冲突?”

    “是弟子的责任,遇到了从前接引院的孩童,被他们欺负,多亏四师兄及时救我。”

    木真人不置可否道:“紫霄一脉的道士是出了名的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你的那些宿敌迟早会练成高强的武艺,如果你跟不上,下次见面,你恐怕就不会像昨天那样幸运了。”

    郭宋明白木真人意思,立刻躬身行礼,“弟子愿意向师父学武!”

    “你想通了?”木真人捋须笑问道。

    郭宋点点头,“若不学一点安身立命的本钱,将来怎么在大唐立足!”

    郭宋确实想通了,他已经无法返回后世,要想在大唐立足,就必须要有常人不及的本事,他没有背景后台,也不是世家弟子,当官轮不到他,那么学会一身武艺,至少他还有出头的机会。

    木真人深深看了他一眼又道:“武有两种,一种是侠者之武,轻功暗器,拳脚剑法,可为侍卫,可为刺客,或者持剑行走天下,随性而为,唤作游侠儿;

    另一种是将者之武,长戟横刀,招法简洁实用,以力量为胜,或练骑射,黄沙百战,纵横于沙场,抗击异族,报效国家,你愿意学哪一种武?”

    郭宋前世的梦想是练一身绝世武功,仗剑行走天涯,但木真人说到黄沙百战,纵横于沙场时,又令他热血沸腾。

    他低声问道:“能不能两种都兼顾?”

    木真人微微一笑,“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问的不是技,而是武,你是想做侠士,还是想做猛将?”

    郭宋立刻明白了师父的意思,他毫不犹豫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木真人哈哈大笑,这是他听过最有意思的回答了,这个小滑头其实都想学,高兴了就为国效力,去当猛将,不高兴了,便隐匿于江湖,做个游侠儿。

    他想了想道:“我就教你一些共通的东西,你悟透了,那就一通百通,你随我来!”

    木真人带着郭宋来到竹林前的空地上,他摆出一个招式,单脚立地,手指竹林,目光犀利盯着竹林某处,另一只手握住柴刀横举过头顶,就像泥塑一样,再也一动一动。

    好一会儿,他停下对郭宋道:“这一招叫做钟馗捉鬼,你先练三年,然后我再教你其他武艺。”

    郭宋想了想问道:“师父的意思,像师父刚才那样子,一动不动,能站多久算多久,为三年后学武技打下基础。”

    “孺子可教!”

    木真人暗暗赞许郭宋的聪明,一点就透,他点点头,“这是我独创的练武方式,你可别小看它,它练你的腰力、腿力、定力和臂力以及你的心性,但更重要是练你的平衡力,平衡力是所有武艺的根基,平衡力强大,那你练什么都会得心应手,练什么都会事半功倍,练什么都能达到顶峰。”

    “弟子明白了!”

    “我教你的方法晚上再练,白天你还是要劈柴,另外,你二师兄下山了,从今天开始,你跟三师兄去觅食!”

    从竹林回来,三师兄甘雷便递给他一个背筐和一把小锄头,“跟我走吧!今天我们去后山。”

    甘雷年纪不大,也就是二十岁左右,身高至少在一米八以上,体重也不会低于二百斤,长得满脸横肉,目光凶狠,看起来就是一个很不友善的大胖子。

    郭宋对甘雷的印象不太好,主要来源于甘雷第一夜对他的负面评价,再加上甘雷本身对郭宋不待见,使得这一个月来,两人很少说话,现在师父却把两人安排在一起。

    不知道师父会不会担心,但甘雨却满脸担忧地望着两人远去………

    去后山要先下到山坳,再沿着山坳走上七八里才能到。

    下山没有路,甘雷带着郭宋攀附一棵棵大树,跌跌撞撞向山下奔行,八十度的斜坡十分陡峭,地上长满青苔,又湿又滑,稍不留神就会翻滚下山。

    甘雷并没有等郭宋,他自己一路轻车熟路地向下奔行,郭宋下山却惊险无比,慌不择路就不用说了,几次踏空失足,幸亏他及时抱住大树才没用摔滚下山去。

    郭宋望着远处甘雷的背影,咬了咬嘴唇,却没有喊他等等自己,而是咬紧牙关盯着下一棵树,猛地向下奔去,就在身体即将失去控制时,他一把抱住了大树。

    他的目光随即又转向下面的另一棵大树

    甘雷奔到山坳没等多久,便看见郭宋从山坡上的树林里跌跌撞撞冲了下来。

    郭宋十分狼狈,浑身是泥迹和青苔,不知摔了多少跤,脸也擦破了。

    他却什么都没有说,走上前平静对甘雷道:“师兄,继续赶路吧!”

    甘雷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小子挺倔,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他点点头,“走吧!”

    山坳的路比较好走,甘雷大步流星走在前面,郭宋腿略有点瘸,却依旧紧紧跟在甘雷身后,并没有被甩掉。

    走了约两里路,甘雷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

    “歇会儿吧!”

    他坐在一块大石上,取出水葫喝了两口,把水葫芦扔给郭宋,郭宋也不客气,咕嘟咕嘟灌了几大口,又把水葫芦扔还给甘雷。

    “小师弟,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不讲人情,下山也不帮你一把?”甘雷终于开口了。

    郭宋摇摇头,“我从来都是靠自己,不会指望别人。”

    “这话说得不错,我第一天跟师父去采药,从半山腰摔下去,师父也不管我,我自己爬回了道观,但从此以后,我没摔过第二次。”

    “在师父看来,或许这也是一种修行吧!对心志的磨炼。”

    甘雷微微一怔,他从未往这方面想过,郭宋的一句话让他忽然悟到了什么,这十年来发生的很多让他无法理解的事情,似乎都迎刃而解了。

    难怪师父说小师弟悟性高,自己还不服气,现在看来确实有点那么回事,他一句话就能说透自己十几年没有看透的事情。

    甘雷再看郭宋时,目光终于变得柔和了一些。

    “走吧!”

    他一拍屁股,带着郭宋继续向后山走去。

    =

    【老高向各位师兄师弟恳求推荐票,老高要奋发,也要靠大家的支持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