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猛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苍鹰猛子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光阴似箭,一晃六年过去了,时间到了唐大历四年,发动夺门之变重登皇位的李隆基于四年前驾崩,皇孙李豫即位,改年号为大历。

    郭宋也由一个八岁的儿童长成了十四岁的少年。

    清晨,俨如牛乳般的浓雾笼罩着崆峒山,清虚观也是大雾弥漫。

    郭宋站在西面的悬崖之上,默默望着眼前的大雾,虽然才十四岁,但他身高已到五尺八寸,也就是一米七五左右,长得宽肩细腰,身材高挑匀称,双臂肌肉异常结实,仿佛蕴藏着爆炸般的力量。

    他脸型稍长,一对剑眉直入发鬓,双目微眯,带着一丝摄人的寒意,不过他却长了一只硕大的狮子鼻,它带来的一丝喜感冲淡了郭宋眼中的冷意。

    郭宋微微吸一口气,身体微微一纵,像只大鸟一般跳出悬崖,消失在白雾之中。

    在下面二十余丈时,他一把抓住了藤蔓,双臂承受住了强大的下冲力,他的极限是三十丈,超过三十丈他手臂就承受不住下的冲力了。

    他随即手一松,又向下扑去,在距崖顶约五十丈处,他再次抓住藤蔓,稳住了身体。

    紧接着又一松手,身体再次向下扑去,在中途一连停了五次,终于到了深达一百二十丈的崖底。

    头顶上是一面光滑巨大石壁,四周都是参天大树,几只猴子在树上又蹦又跳,仿佛在嘲弄郭宋掉到了崖底。

    郭宋在崖底找到了事先扔下来的铁砂袋,每只砂袋重三十斤,他将两只铁砂袋牢牢绑缚在腿上,开始向山攀爬。

    向上攀爬的路径他熟得不能再熟,关键他要承受六十斤的下坠之力,相当于背负一个孩子徒手攀崖,不过他已经坚持了六年,从最初的十斤到现在的六十斤,他已经很适应了这种负重攀崖。

    要命的是,他要攀爬十次,对体力消耗极大,如果只爬一次的话,他甚至可以背着百斤重的四师兄爬上悬崖。

    只一炷香时间,郭宋一纵身便轻松地跳上了崖顶,他解下铁砂袋,又扔下悬崖,准备开始第二次了。

    这时,天空传来一声苍凉的鹰鸣声,郭宋抬头,只见一只巨大的苍鹰在天空盘旋。

    这是他们的邻居,二师兄给它起名猛子,它巢穴就在百丈高的石壁上,不过他跳悬崖时也从不靠近,那是鹰的地盘,六年来,他们一直相安无事。

    郭宋一直注视着苍鹰收翅进洞,他心静如水,不受任何影响,轻轻一纵身,再次向山下扑去。

    …………

    练功结束,郭宋背起一只鱼筐和虾篓,下山觅食去了。

    师兄甘雷昨晚犯了酒戒,被师父罚面壁三天,他倒是屁颠屁颠跑去面壁了,不用干活,郭宋只得一个人去觅食。

    不过他现在觅食的本事已经远远超过三师兄,现在是二月早春,山脚下河水刚刚解冻,但山中还是冰雪皑皑,要到三月中旬才正式入春。

    现在在山中找不到什么吃的,只有去山脚的河边抓鱼,所以郭宋又带了一根鱼刺。

    崆峒山捉鱼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前山的弹筝湖,那边渔产丰富,捕鱼的人很多,各个道观都会下去捕鱼,郭宋不太愿意去那边,但每次都是甘雷强拉他去。

    郭宋更喜欢后山的胭脂河,那里地势陡峭,水流湍急,两边都是悬崖,武艺稍弱一点,根本就下不去,而武艺高强的道士自然也不用做觅食这种粗活,所以胭脂河很少有人去捕鱼。

    今天甘雷不在,郭宋当然是去胭脂河。

    他直接从悬崖跳下,到悬崖底沿着一条山道迅速奔行,不到一刻钟便奔到了后山的胭脂河,现在的胭脂河没有仲春时的气势磅礴,冰雪刚刚融化,水流潺潺,很多大石都露出水面上,不过这样一来也形成了很多大大小小的积水潭,水潭里就有鱼虾。

    郭宋像猿猴一样轻松爬下了悬崖,若不是他怕被人看见,这十几丈高的悬崖,他轻轻一纵身就能跳下来,利用下面的柳树为缓冲,可以轻松下涧。

    ‘啾’空中传来一声鹰鸣。

    猛子又在他头顶上盘旋了,郭宋笑着向它挥挥手,相伴六年,他感觉这只苍鹰已经认识他了。

    郭宋找了一片最大的积水潭,积水潭当然是流动的,水满了后又溢出去,在下方又再次形成水潭,这是初春才有的情景,一个月后,山中冰雪融化,胭脂河水势暴涨,咆哮如雷,层叠出一道又一道的瀑布向山下奔腾而去。

    郭宋在积水潭巡视片刻,手一挥,鱼刺如箭射出,从水下拔出时,上面已有一条半尺长的鲤鱼在绝望地摇摆鱼尾。

    郭宋取出小刀剖开鱼肚,将里面的内脏全部扯出,扔进虾篓里,又将虾篓沉入水潭中,这是捉虾的密技,明天这个时候来取,至少有小半篓虾了。

    这时,头顶上黑影掠过,郭宋笑了笑,拾起鲤鱼远远向岸边扔去。

    不多时,略显矫情的苍鹰一脸不情愿地靠近了鲤鱼,它用爪子扣住鱼,低头啄了几口,又抬起头警惕地望向四周。

    它用爪子抓住鱼正要振翅飞起,就在这时,旁边一块大石背后‘嗖!’地冲出一道黄影,速度快如闪电,一下子从后面将苍鹰扑倒,狠狠一口咬在它后颈上。

    郭宋大吃一惊,不假思索地抓起鱼刺,振臂射出,鱼刺快速疾箭,‘噗!’射穿了那条黄色身影,黄色身影惨叫一声,翻滚到一边,苍鹰在生死关口得以挣脱出来,跌跌撞撞展翅飞起,鱼也不要了,它悲鸣两声,盘旋着向山崖巢穴飞去。

    郭宋跑上前,只见满地鹰羽,黄色身影原来是只干瘦的狐狸,已被一刺毙命,估计一个冬天饿狠了,连鹰也成了它觅食的对象。

    郭宋见狐狸的嘴边有点血迹,应该是苍鹰也受伤了,郭宋轻轻叹口气,这种弱肉强食的情景他虽然见了很多,只是他认识那只鹰,他心中着实担忧它的状况。

    光靠捕鱼还不够,郭宋在附近又采了一些黄精和茯苓,还挖到了十几窝山药蛋,这些都是药材,同时也是道士们的食物,还有黄芪、何首乌、葛根、野葫芦之类都是可食之物。

    到了夏秋有各种山果,尤其是红枣和柿子,崆峒山中有很多,秋天大量采摘,晒成枣干和柿饼,就成了冬天的过冬食物。

    下午时分,他背着小半筐鱼和山货回道观了。

    郭宋现在还负责做饭,去年师父木真子的儿子上山来探望父亲,他在京城也修建了一座清虚观,恳请父亲回京城修行,却被木真人一口回绝。

    但儿子临走时,木真人却让大弟子甘风跟他回京城,做了京城清虚观的观主。

    至于其他几个徒弟,心思都不在修道上,很快就会各奔前程。

    郭宋独自一人在厨房里忙碌,他正蹲在地上给山药蛋削皮,却见一只肉厚皮糙的手从窗外伸进来,鬼鬼祟祟地在蒸笼里摸着什么?

    他又好气又好笑,“师父又不在,你怕什么?”

    甘雷‘哈!’的一声从窗外跳了进来,抓起几个蕨粉菜团子就往嘴里猛塞,他着实饿狠了。

    闭关思过很清闲,不用干活,还可以睡到天荒地老,就是一天只有一顿晚饭,算是惩罚,当然,这种惩罚是难不倒甘雷这种心灵手巧的胖子。

    “师弟,你怎么中午不给哥哥送饭?”他嘴里含糊不清地埋怨道。

    “咦!你每次不都是自己解决,现在又指望我了?”

    甘雷无暇给他解释,狼吞虎咽吃掉七八个菜团子,又给自己舀了一碗鱼汤,还搁了两条鱼,蹲到一旁,细滋细滋地吃鱼喝汤了。

    “师兄,猛子受伤了!”郭宋眉宇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忧虑。

    甘雷眉毛一挑,一脸惊讶地望着郭宋,“怎么回事?”

    “被一只狐狸咬了,在胭脂河。”郭宋便把白天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甘雷摆摆手,“它只要能飞就没事,回去养伤几天,就能看见它了。”

    话虽这样说,郭宋心中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担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