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猛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家有外甥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师父怎么会知道这里?”郭宋又问道。

    “魏存华去罗浮山之前把《三经注》的下卷给了孙仙人,孙仙人原本想交给紫霄天宫,却发现他们热衷于功名利禄,便在羽化前把《三经注》的下卷传给了我,我也因此来崆峒山出家。”

    孙仙人就是孙思邈,郭宋知道,师父出家为道就是得到了孙思邈的指点。

    “《三经注》的下卷里记载了灵寂洞的具体方位?”

    木真人点点头,“不光有灵寂洞的具体位子,还有修炼辟谷术和修仙之道,另外你们吃的药也是《三经注》的方子。”

    “那他们是谁?”郭宋向两边的石窟望去。

    “他们都是魏晋以来,执著于修仙的众多无名道士,最晚的一个来自隋大业年间,他在洞中至少独自修行了三十年,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怎么进得来?

    只能说他们是真正的修仙之士,是有大智慧、大毅力的得道者,我无比崇敬他们,能成为他们中一员,是我毕生的荣幸。”

    “可是……弟子破壁而入。”

    “这是天意,没人会怪你,你回去吧!我会把破壁重新封住。”

    “那师父呢?”

    木真子指了指下方,“底部是深潭,下面连接暗河,分支众多,其中一条通往弹筝峡水底,我会从那里出来。”

    郭宋忽然明白师父为什么让自己练习跳崖,如果不是这样,自己根本无法从灵寂洞底部爬上来,更无法回去。

    停一下,木真人又道:“洞里虽然遗物众多,但我们一件也不能拿走,既是对前辈的不敬,同时也会带来无穷后患。”

    郭宋默默点头,如果让紫霄天宫那帮功名利禄者发现这里,那真是对修道者莫大的亵渎。

    他轻轻把剑放下,抱拳行一礼,“徒儿走了,请师父保重!”

    他也不用攀绳,摸索着石壁迅速下爬,很快便从鹰巢出去了……

    郭宋前世和今生都不信道,但他前世生活的那个年代,也有不少寻道者不惜放弃繁华和家庭,甘愿在终南山中默默修行证道。

    世间究竟有没有仙道郭宋不知道,但无论如何他很敬仰灵寂洞那些有着大毅力的修道者。

    不过有件事却让郭宋心中很疑惑,甘雨说紫霄天宫寻找灵寂洞已有二十年,悬崖那么明显的一个鹰洞他们会放过?

    如果他们找过,那为什么他们没有看见那柄剑?那柄剑可是一眼就能看见,明晃晃地插在石壁上,郭宋不相信紫霄天宫他们会犯下这么简单的疏忽。

    答案肯定是不可能疏忽,他们只要找过鹰窟,就一定会发现剑,那为什么他们没有发现,却被自己发现了?

    郭宋想了种种可能性,都被自己推翻,比如师父故意用石块之类把剑遮挡住,那还不如直接把剑抽回去。

    想了良久,答案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鹰洞是后来才出现的,石壁上的裂缝并没有几年。

    好像又不太可能,可是也只能这样才解释得通为什么紫霄天宫没有发现壁上之剑。

    可如果真是这样,灵寂洞岂不是很危险,随时有坍塌的可能?

    郭宋忽然笑了起来,与其自己胡思乱想,不如问问四师兄就知道了,他可是也练过跳崖的。

    郭宋扛着鹰巢刚回到院子,就见小鹰扑簌簌从窗子里拍打着肉翅奔出来,后面听见三师兄气急败坏地骂声:“竟敢咬你爷爷,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鹰极有灵性,一下子跳进了郭宋肩头的鹰巢内,顿时安静下来。

    甘雷刚奔出来,却看见郭宋,不由讪讪笑道:“师弟回来了,刚才我在帮你喂鸟呢!这小家伙太横,居然啄我手,幸亏哥哥我皮厚。”

    “四师兄呢?”

    “我在这里呢!”

    甘雨阴沉着脸从竹林那边走过来,狠狠瞪了一眼甘雷道:“刚才某人急得满头大汗跑来,说萝卜田被野猪拱了,害得我赶过去,结果什么事都没发生!”

    “可能是我搞错了,老四,你知道我经常犯迷糊的,不好意思哈!我去做饭了。”

    甘雷干笑两声,一溜烟地逃进厨房了。

    “四师兄,算了,胖子其实也没恶意,他就是喜欢这只小鹰,怎奈小鹰不买他的帐。”

    甘雨无奈,只得把一口闷气咽了,郭宋抓住这个机会,不经意地问道:“师兄,岩壁上的鹰窟一直就有吗?”

    甘雨摇摇头,“以前没有的,就是你来的前两年,有一次下了场暴雨,然后鹰窟就出现了,当时我们也没有注意到,后来才发现的,我估计和那场暴雨有关,刚开始石缝很小,后来逐渐变大,猛子也是那时候搬进去的,师父便不准我们去骚扰猛子。”

    果然被自己猜中了,郭宋有点担心地问道:“那翠屏峰会不会坍塌?”

    “你简直是杞人忧天!”

    甘雨懒得给他解释,上前看了看小鹰,却发现小鹰居然在鹰巢里睡着了。

    甘雨很惊讶,“老五,我发现它真的对你很信任,这是为什么?”

    “或许是我每天都在悬崖上,它能感觉到我的存在,也或许是我把它救上来,它心里明白,我救它上来的时候,它就在我的怀中,很安静。”

    “老五,它和你有缘,你给它起个名字吧!”

    “它叫胖仔!”甘雷从厨房窗户里扯长脖子喊道。

    郭宋懒得理睬他,想了想道:“就继续叫它猛子吧!小鹰猛子,多好听的名字。”

    “那小名就叫胖仔!”甘雷不甘心地哀嚎一声。

    甘雨嘿嘿一笑,“老三,我明天给你弄头小猪上来,叫它胖仔还差不多。”

    “你有种!尽管奚落你胖爷爷,山不转水转,你小子早晚也有求我的时候。”

    ………

    郭宋把鹰巢安放在院子里的大树上,从此清虚观里便多了一个小小师弟,整天拍打着翅膀到处乱跑,累得三个师兄四处追它,就怕它一不小心掉下悬崖峭壁。

    后来大家发现想多了,这个小家伙知道危险,每次到悬崖边上就会跑回来,压根就没有往下跳的意思。

    一个月后,小家伙尾巴上和翅膀上各长了几根羽毛,翅膀更加有力,居然能自己飞上树,再飞回窝。

    小家伙最热衷干的事情就是叫几位师兄起床,每天四更时分,它便从破窗子冲进去,在几个师兄脸上又蹦又跳,有一次甘雷醒不来,它索性便在甘雷脸上拉了一泡屎。

    从此,甘雷便它断绝了父子关系,每次看见它,便铁青着脸训斥。

    小鹰这时候便会跳到郭宋头上,得意向甘雷叫嚷,‘啾啾!啾啾!’’

    “我知道他是你舅舅,那又怎么样,你再敢在老子脸上拉屎,看我不把你一锅炖了。”

    郭宋立刻拉长了脸,“师兄,你再说炖字,那小弟就不好意思了,只好把你床脚藏的那瓶酒孝敬给师父。”

    甘雷顿时脸色大变,紧张地看了一眼师父的房间,压低声音道:“别胡说,我哪里有酒?刚才我是在说炖萝卜,小鹰,今晚我们吃炖萝卜好不好?”

    小鹰歪着头望着他,用爪子挠了挠郭宋的头发,转身扑棱棱飞回了自己窝,站在窝边向天空‘啾啾—’叹息两声,便躺下睡觉去了。

    小鹰自从翅膀长毛后,便可以自己飞进厨房,也不用郭宋再喂它,挂在厨房里的鱼干便成了它的美食,郭宋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去一趟胭脂河捕鱼,然后把鱼挂在厨房。

    但后来有几天,郭宋便发现小鹰的食量似乎大的出奇,那小小的胃居然一顿能吃掉三斤重的鱼?

    直到郭宋有一天在厨房里当场抓获正在偷吃鱼干的某胖子,才真相大白。

    但缘分就是缘分,不管甘雷私下怎么讨好小鹰,给它许诺找一房好媳妇,小鹰就是对甘雷爱理不理,从来不会跳上甘雷的肩膀和头顶,或者说,它只认郭宋,它的母亲死了,它真把郭宋当做它的舅舅,或者是它的父亲。

    每天它只肯落在郭宋的头上,替他梳梳头,郭宋道袍的肩膀部位也缝了两块野猪皮,没有办法,若不这样,他的道袍早就被小鹰的钢喙铁爪撕得稀烂了。

    又过了一个月,时间到了四月,小鹰的毛长全了,终于到了它展翅高飞的一刻。

    这天清晨,郭宋站在悬崖边上,小鹰就站在他头顶,好奇地东张西望。

    “猛子,你准备好了吗?我要跳了。”

    郭宋深深吸一口气,一纵身向悬崖下跳去,小鹰一下没抓紧郭宋的头发,孤悬空中,它拼命拍打翅膀,身体却如石块一样向下坠去。

    郭宋在悬崖上三十丈时停住了,却见小鹰像炮弹一样向山崖下坠去,瞬间消失在浓雾之中。

    “猛子!”

    郭宋的心就像被刀狠狠一扎,他心痛得大喊一声,他撒手向山崖下扑去。

    坠到六十丈时,忽然一只黑影从他眼前一掠而过,‘啾’

    郭宋一把抓住青藤,仰头向天空望去,只见一只健美的小鹰正展翅在天空飞翔,郭宋一时激动万分,狠狠一拳砸在石壁上,此时他心中充满了成就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