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猛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比武消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小鹰虽然会飞了,但它并没有搬走的想法,依旧赖在清虚观里,指望着它的舅舅养活。

    这天上午,甘雨怒气冲冲从竹林那边走来,指着树上的小鹰骂道:“你这个混小子,竹林里的鹌鹑窝被你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小鹰从巢里探头出来,“啾啾!”叫了一声。

    “好吧!我去找你舅舅算账。”

    甘雨快步向厨房里走去。

    厨房里,郭宋正在忙碌地收拾一堆山药,甘雨走进来,摊开手道:“老五,你看看这个!”

    郭宋回头,只见甘雨手上是一只死鹌鹑,郭宋一愣,“这里竹林里的鹌鹑?”

    他们在树林里养了十几窝野鹌鹑,每年给他们提供不少鹌鹑蛋,现在鹌鹑居然死了。

    “谁干的?”

    郭宋忽然向院子里的大树望去,只见小鹰在鹰巢里用铁爪抓着什么,不断有鹌鹑毛从树上飘落。

    不用说,小鹰正在享用它自己捕猎的美食。

    “好事情啊!”

    郭宋兴奋道:“师兄,小鹰会自己捕食了。”

    甘雨没好气道:“它早就会捕了,以前我们这里春天都是鸟语花香,现在其他鸟都没了,只剩下一只鸟每天在干嚎,你以为是怎么回事?”

    “师兄,以前它母亲在的时候,不也一样抓过我们养的鸡?也不见你抱怨什么,不就是几窝野鹌鹑,它还是孩子嘛!”

    甘雨又好气又好笑,“等它长大了,它就更不会收敛了。”

    郭宋笑嘻嘻道:“不收敛就不收敛呗!有什么关系,等会儿我去和老三捕鱼,回来好好犒劳它!”

    这时,外面传来甘雷的声音,“我说老五,胖哥先去弹筝湖等你啊!”

    胖师兄甘雷喊了一声,便背着两个竹筐和两支竹矛悻悻下山了,他没有郭宋跳悬崖的本事,只得老老实实沿着山路下山。

    郭宋洗了手,走出厨房向小鹰挥挥手,“猛子,我们跳崖去!”

    一只黑影从鹰巢里一飞冲天,展开翅膀向悬崖边盘旋飞去。

    当郭宋一纵身跳下悬崖,它也一收翅膀,跟着向悬崖下坠去

    郭宋找到甘雷时,已经快到中午了,小鹰没有跟来,它中午要睡午觉,不知什么时候养成的坏毛病。

    只见甘雷坐在一块大石背后,树枝穿着五六条鱼,正忙着烧烤呢!

    “师兄,你不会一上午就抓了这么几条鱼吧!”郭宋瞥了一眼空荡荡的竹筐笑道。

    “屁话,我能跟你那样像猴子一样跳下山?路上花了很长时间好不好?我到这里还不到半个时辰呢!”

    甘雷把两枝烤鱼递给他,“吃吧!吃饱了你负责去抓鱼,我昨晚没睡好,要晒晒太阳,小睡片刻。”

    郭宋知道这个师兄的毛病,只要有机会总想偷一会儿懒。

    他也不客气,接过烤鱼便大吃起来。

    “老五,我给你说件事。”

    甘雷吃到一半时,忽然想起一事,对郭宋道:“下个月有紫霄武道会,你知道吧!”

    紫霄武道会是崆峒山各道观的比武盛会,每四年举行一次,四年前因为天子驾崩,武道会便临时取消了。

    今年是第十一届,十八岁以上、三十岁以下的道士都可以参加,当然是由紫霄天宫主持。

    说到这件事,郭宋心中有点失落,他点点头,“我知道,老四昨天给我说过,好像只有你和他可以参加,我年纪不到。”

    甘雷嘿嘿一笑,“我就是给你说这件事,因为上届没有举行,所以今年规则改了,十四岁以上道童都可以参加。”

    郭宋一怔,“当真?”

    “我骗你做什么,我下山时经过紫霄天宫,大门外贴着告示呢!幸亏胖爷我还认识几个字,要不然就丢脸了。”

    郭宋撇撇嘴,“说得好像我很想去参加似的,你们去就行了,我没一点兴趣!”

    “矫情!”

    甘雷跳了起来,指着郭宋鼻子嚷道:“别在我面前装,你那点小心思瞒不过哥哥我,做梦都哭着喊着要去参加比武,这会儿却装成郭真人了。”

    郭宋双手遮住脸庞笑道:“师兄,我得去找把伞,你的唾沫星子快把我淹死了。”

    “臭小子别打岔,你到底想不想去?”

    甘雷伸手要揪他耳朵,郭宋连忙招架,“我怕你了,我想去还不行吗?”

    “一点诚意都没有!”甘雷嘟嘟囔囔坐下。

    郭宋笑道:“师兄,我们是出家道士,应该不杀生才对,咱们在这里捕鱼,被镇上人看到怎么说?”

    “能怎么说,肯定会喊,喂!小道士,鱼怎么卖?”

    甘雷学得惟妙惟肖,两人一起大笑。

    甘雷又吃了一条烤鱼,打个了饱嗝,拍拍肚子笑道:“我稍微眯一会儿,哎呦!我的娘诶,走得腰酸腿疼。”

    甘雷舒服地在一块平整大石上躺下,片刻便鼾声如雷。

    郭宋吃了鱼,提起竹矛在岸边巡视,他出手速度快如闪电,一矛下去就是一条大鱼,不到一个时辰,便抓了五十条大鱼。

    这时,几名少年道士从山上说说笑笑走来,郭宋眼一挑,忽然盯住了里面身材最高大的道士,尽管六年不见,但郭宋还是一眼认出了他,那张长满了横肉的脸,他怎么也忘不掉。

    时间过去了六年,郭宋对自己儿时的仇恨已经淡了很多,但他一想到韩小五被无辜打断腿,心中的恨意不可抑制地涌上郭宋的心头。

    走在最前面的高大道士正是张虎儿,他已经改名为张清虎,这是他的道名,他目前是紫霄系清字辈的佼佼者。

    他们奉命去各家道观送武贴,通知紫霄武会举行时间地点以及报名条件等等,张清虎脚步一顿,他也看见了郭宋。

    只微微愣了一下,他也认出来了。

    “哟!这不是郭草郭大侠吗?多年未见了。”

    张清虎满脸狞笑地走上来,“我们都听说你被野狗吃了,刚才我还以为你诈尸了。”

    郭宋冷冷看了一眼,没有理睬他。

    张清虎感觉到了郭宋眼中的寒意,他心中打了个突,这个小王八蛋的眼睛怎么会变得这样犀利?

    不过他才不会把郭宋放在眼里,他是清字辈的数得上的高手,不少辈份比他高的弟子也败在他手中。

    张清虎打了个哈哈,又打量一下郭宋道:“不知是哪个老杂毛把你捡回去,把你养得不错嘛!”

    他话音刚落,只见寒光一闪,一把飞刀霎时射到他眼前,‘咔’的一声,他的道冠被劈成两段,长发披落下来。

    张清虎吓得浑身一哆嗦,连退几步。

    甘雷坐起身,恶狠狠道:“又是你这个王八蛋,六年前老子就该把你宰了,居然敢辱我师父。”

    张清虎也认出了甘雷,六年前这个大胖子在镇上把自己暴打一顿,他至今记忆犹新,他心中害怕,指着甘雷大喊一声,“你这个死胖子等着,我回去找人收拾你。”

    甘雷拔出另一把飞刀,吓得张清虎连滚带爬,跌跌撞撞向山上跑去,几名同伴也跟着他逃跑了。

    甘雷长长伸个懒腰,起身把飞刀捡回来,对郭宋道:“他那样辱骂你,你居然能忍?”

    郭宋淡淡道:“他在我眼中已是死人,让他多活几年又何妨?”

    “别说得那么高深,胖爷我读书少,听不懂,一句话吧!你是不是在等离山那天再杀他?”

    郭宋没有睬他,竹矛一挥,又是一条大鱼到手。

    “哈!居然抓这么多了,足够了,咱们赶紧回去吧!你要劈柴,我还得做饭。”

    师兄弟二人每人背起一筐鱼,快步向山上走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