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猛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忽闻噩耗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师父,我们回来了!”

    郭宋和甘雷走进清虚观大门,只见师父木真人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手中拿着一张帖子,显得有点心事重重。

    “你们回来了!”

    木真人上前看了看竹筐,笑道:“这么多鱼,看来今天收获不错!”

    甘雷挠挠头道:“师父,这么多鱼我们吃不了,也没有盐腌制它,不如把它们卖掉吧!”

    “胡说!”

    郭宋瞪了甘雷一眼,“不是还有小鹰吗?卖什么卖!”

    “靠!你总不能养它一辈子吧!”

    “我愿意,怎么了,这些鱼都是我抓的。”

    “好了!好了!你们俩别吵了。”

    木真人笑着摇摇头,对甘雷道:“今天收获不错,挑十几条大鱼给静乐宫送去。”

    甘雷有点不高兴,“师父,平时也不见他们送我们什么,凭什么要送鱼给他们?”

    “哪有这么多废话,叫你送就去送!”

    甘雷无奈,只得嘟嘟囔囔去了厨房,挑了十条最小的鱼,便提着鱼篓下山去东峰的静乐宫。

    “师父,我去做饭!”

    郭宋刚要走,木真人却叫住他,“让老四去做饭,我有话对你说。”

    郭宋停住脚步,恭恭敬敬站在师父面前,木真人把手中帖子递给他,“这是紫霄天宫派人送来的,关于武会的事情,规则有修改了,你自己看看吧!”

    郭宋结过帖子,是武道会的邀请帖,时间是四月初八,也就是三天后,地点是紫霄天宫练武场。

    参加条件………

    果然年龄改了,十四岁以上,三十岁以下。

    “你已经知道了?”木真人见郭宋神情很平淡,便好奇问道。

    郭宋点点头,“师兄在紫霄天宫门外的告示上看到了,但弟子有点不明白,我们必须要参加吗?”

    “怎么,你不想参加?”木真人笑问道。

    “弟子……弟子也不知道。”

    郭宋心里确实有点矛盾,他一向不喜欢在公开场合表现自己,这是他前世留下的性格,但如果不和其他人比武,他又怎么知道自己的武艺到了哪一步?

    木真人微微笑道:“我从前给你说过,清虚观严禁和紫霄系道士妄斗,但合法的决斗不在其中,你不是早就看玄虎宫不顺眼吗?这个收拾他们的大好机会,难道你想放过?”

    郭宋摇了摇头,“如果只是为了这个,弟子不想参加。”

    木真人又继续和他谈条件,“如果你能杀进前五名,我们可以一年不用上交猎物,如果你能杀进前三,那就是五年不用上交猎物,另外还能得到三百斤油和三百斤盐的奖励,你们不是老嫌盐太少,吃饭没滋味吗?三百斤盐可以让你们吃个够。”

    这时,老四甘雨跳过来笑嘻嘻道:“师父,你说得好像第一名就是专门给我们设立一样。”

    木真人在他头上敲一记,笑骂道:“你这个臭小子,若能刻苦练武,你也能拿第一。”

    郭宋从地上拾起两根木棍,将一根扔给甘雨,笑道:“四师兄,我们来比一次剑。”

    甘雨不接,一脸鄙视,“居然要我拿木棍比剑,我有那么掉价吗?”

    他又嬉皮笑脸对木真人道:“师父,借一借吧!”

    “好吧!就借给你们。”

    甘雨欢呼一声,向师父房中飞奔而去,片刻取来两柄剑,一柄是师父的十字铁木剑,另一柄是一把锋利的镔铁剑。

    镔铁剑是木真人儿子的佩剑,他临走时留在山上了,甘雨和甘雷眼馋得不行,各存心思,都想把这把镔铁剑搞到手。

    武道会是用剑比武,虽然道士们平时都使用木剑或者无锋钝剑,但武道会却是用真剑,每届武道会都有不少道士死伤。

    甘雨将铁木剑扔给郭宋,这柄铁木剑重达三十斤,他可舞不动,老三甘雷的力量虽然足够使用这柄剑,但那个胖子却更喜欢真家伙。

    郭宋知道这柄剑是波斯人制作,高仙芝在怛罗斯之战中缴获,后来赠给了师父木真人,剑柄上还有一行波斯文,只是大家都看不懂。

    这柄剑其实郭宋也不太喜欢,太沉重了,但师父没有让甘雨放下剑的意思,他只得接过这柄剑。

    “开始吧!”木真人后退几步,饶有兴致地望着郭宋。

    六年前他传授给郭宋一招剑法,钟馗捉鬼,后来他又连续传授他八招剑法,每天只练一招静止式,但这套九招剑法串联起来,却是剑圣裴旻苦心创造的剑器九式。

    这套剑器九式,剑圣裴旻传授给了公孙大娘和当年居住在皇宫中的王忠嗣,也就是现在木真人。

    这九招剑法非常简洁,就是封、刺、穿、转、劈、绞、撩、压、抹,把它理解透了,剑法便可千变万化,而且任何兵器都能上手。

    但要真正理解剑器九式的精髓,不仅要经过长年累月的苦练,更重要是天赋和悟性。

    木真人的四个徒弟都学过这九招剑法,但每个人练习方法不同,天赋不同,所以对它的领悟也不同,郭宋是从小用静止式训练,他的领悟就完全与众不同。

    他虽然每天练习一招静止式剑法,可一旦进入实战,他就会立刻忘记这九招剑式。随心所欲出剑,但每一剑都有他对剑器九式的深刻领会。

    “小师弟当心了!”

    甘雨一跃而起,跳到空中约八尺高,俯冲一剑刺下,剑如闪电,迅疾无比,他把自己的轻功优势融合在剑法之中,身剑合一,上手便是一剑凌厉刺出。

    郭宋却不慌不忙后退一步,手腕一转,铁木剑在头顶画了个圆,这一招的剑意来自钟馗捉鬼,是剑器九式中的封式,但它又不是钟馗捉鬼,而是太极剑中的云剑。

    ‘当!’

    镔铁剑刺中剑背,甘雨刚要向后翻去,只觉腰部一麻,浑身力量皆失,重重跌在地上,郭宋已经收剑,笑吟吟站在一丈外。

    木真人摇摇头,老三的剑法太花哨了,这又不是在树林,也不是悬崖峭壁,跳这么高出剑,身体很多破绽都漏出来了。

    不过甘雨的出剑很快,一般对手未必能抓住机会,但木真人更惊叹郭宋身法之快,连自己都没有看清楚,如鬼魅般一闪,他便横移到四尺外,轻轻一剑便把老四的罩门破了。

    “这不能算你赢!”

    甘雨有些恼羞成怒道:“你小子知道我的软肋在腰部,别人可不知道。”

    “你这个蠢货!”

    木真人气得在他头上敲个暴栗,骂道:“别人一剑就把你的身子捅穿了,还需要找你什么罩门!”

    “可是……可是这也太丢脸了吧!”

    甘雨抱着头蹲在地上,哭丧着脸道:“小师弟一剑就把我废了,这么多年的剑我都白学了。”

    郭宋蹲在他身边,揽着甘雨的肩膀安慰他,“师兄,你这一招是刺客专用,很适合行刺,非常实用,但在比武场上用不上,你把场合搞错了。”

    甘雨人生理想就是做天下第一刺客,他所练的武艺都是刺客专用,像他这一招高高俯冲刺下,实际上是从树上向下行刺。

    郭宋一句话便揭穿了甘雨的老底。

    木真人当然明白四徒弟心思,一心想做剑客,他沉吟片刻道:“老四,你既然要走隐身之路,那这次武道会你就不要参加了。”

    甘雨默默点头,站起来躬身道:“徒儿遵令!”

    “那你呢?”

    木真人目光又转身问郭宋,“你要参加武道会吗?”

    郭宋眼中没有半点犹豫,“弟子参加!”

    这时,甘雷忽然从大门冲了进来,急声对郭宋道:“小师弟,韩小五出事了。”

    郭宋一惊,连忙问道:“他出了什么事?”

    “你快跟我走!”

    郭宋回头看了一眼师父,木真人点点头,“去吧!”

    郭宋连忙跟着甘雷向山门外奔去,‘啾’小鹰也冲天而去,盘旋在郭宋头上,紧紧跟在他。

    “师兄,韩小五出什么事了?”郭宋追问道。

    “他好像在挑水时坠崖了。”

    郭宋顿时肝胆皆裂,一言不发狂奔而去,过了水潭,只见前方升仙桥上站着一群道士,都是静乐宫的道士,正指着下方在说什么?

    升仙桥是一条长约五十步的险路,宽只有五尺,两边都是悬崖峭壁,非常危险,必须一步一步走过去,看起来就像一座凌空长桥,所以叫做升仙桥。

    “你就是郭宋师弟吧?”一名年轻道士问道。

    “我就是,韩小五……他?”

    年轻道士黯然,一指下方,“他担水不归,我们出来找他,在这里发现一只水桶,他很可能在这里坠崖了。”

    郭宋探头看了看下方的情况,找到几株挂桥粗藤,他忽然一纵身跳了下去,周围道士一片惊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