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猛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甘雷思凡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郭宋回到了清虚观,四师兄甘雨走了,他的事情一下子变多了,他要砍柴、做饭、挑水,还要去招呼竹林那边几分萝卜田,自己练武也不能耽误。

    至于以后去寻找食物,那就是甘雷的事情了。

    不过今天倒不需要去觅食,厨房里还有几大袋干枣和柿饼,他在回山路上挖了一棵婴儿手臂般的何首乌,又去悬崖上把一棵百年黄精挖出来,他早就发现了,一直没有动手,眼看后天就是武道大会了,他需要犒劳一下自己。

    黄昏时分,心情舒畅的甘雷终于回来了。

    ‘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背上还背着一个胖媳妇呀……’

    这是郭宋常哼的小曲,甘雷学会后篡改了歌词。

    走进大门,见郭宋在练静立式剑招,像雕塑般一动不动,也不知站了多久,小鹰就站在他头上,悠闲地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师父的房门从外面反锁,好像还没有回来。

    甘雷一颗心放下,拍了拍肚子,他午饭就没有吃,腹中饿得发慌,哼着小曲去了厨房,呼噜呼噜吃完一大碗粥,又啃了条鱼干,便挑着担下山打水去了。

    入夜,郭宋坐在桌前练字,买不起纸,便用笔蘸清水在木板上写,六年来从未懈怠。

    尽管大唐已是武学当道,文学式微,但他从没有想过放弃自己的优势,放弃自己的前世记忆,放弃对亲人的思念。

    他用漂亮的小楷在木板上写下‘郭薇薇’三个字,这是他前世宝贝女儿的名字,现在她已经十四岁了,该长得和妈妈一样高了吧!在学校里有没有被同学欺负?

    郭宋鼻子一酸,又差点忍不住潸然泪下。

    这时,甘雷重重在他肩头一拍,笑眯眯问道:“在写什么呢?郭什么,那两个字念什么?”

    “没什么!”

    郭宋轻轻抹去了字迹,又将思念亲人之情藏进内心深处。

    “胖哥,今天怎么样?”

    郭宋强颜笑问道:“看你今天情绪不错,应该有收获吧!”

    说起今天的收获,甘雷就按耐不住脸上的兴奋,合掌央求道:“好兄弟,再教哥哥一首歌吧!李温玉很喜欢我唱的歌。”

    “呵呵!居然连名字都问到了,胖哥厉害啊!不知这个李温玉是她们中的哪一个?”

    “就是用剑指着我,硬说我偷她鞋的那位。”

    郭宋忍不住哑然失笑,指着甘雷道:“师兄,这就叫有缘千里一鞋牵,你真偷她的鞋了?”

    “屁话,她的鞋是去年丢的,我是八年前偷的鞋,根本不是一回事,不过她笑起来真的动人,让胖爷我怦然心动。”

    “师兄,你怀春了,晚上就去黄鹤观的墙根下嚎去,说不定她真会被吸引出来。”

    “兄弟别开玩笑了,再教我一首歌吧!求你了,明天我负责去找食、劈柴、担水、做饭,事关哥哥的终身大事,你就行行好,我是认真的。”

    甘雷左一个作揖,右一个作揖,额头上的汗都渗出来。

    郭宋便不再逗他,笑问道:“你今天给她唱的是哪一首?”

    “就是你上次教我的,溜溜的她。”

    说完,甘雷便深情地唱了起来,“你不曾见过我,我不曾见过你,年轻的朋友一见面啦,情投意又合……….”

    还别说,这个死胖子音域很宽,音色很正,还真是个唱歌的好料子。

    这首歌还不错,轻松愉快,就是脸皮厚了一点,一见面就情投意又合,居然把小道姑的凡心给打动了。

    还真应了那句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就看师兄的厚脸皮能不能成功了。

    郭宋想了想笑道:“你还记得去年秋天我们去后山打枣,我在枣林里唱的那首歌……….”

    不等郭宋说完,甘雷猛地一拍脑门,“对!对!就是那首,最好听的一首歌,叫什么康什么情歌?”

    “叫康定情歌,我教给你,你听着。”

    郭宋小声唱了起来:

    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端端溜溜的照在,康定溜溜的城哟,月亮弯弯,康定溜溜的城哟!

    李家溜溜的大姐,人才溜溜的好哟,张家溜溜的大哥,

    看上溜溜的她哟………

    甘雷听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他十分动情道:“这首歌就是为我写的啊!我就姓张,她不就是姓李么?”

    郭宋教了他三遍,甘雷死死记住了,转身便跑了出去。

    不多时,外面传来了甘雷练歌的声音:李家溜溜的大姐,人才溜溜的好哟,张家溜溜的大哥,看上溜溜的她哟………

    郭宋走出屋子,只见甘雷坐在悬崖上,望着黄鹤观方向,一遍又一遍深情地唱着刚刚学会的《康定情歌》。

    “老五,他今天怎么回事,怎么嚎得像野猫叫春一样?”师父木真人皱着眉头走到郭宋身边问道。

    “师父,师兄今天喜欢上一个道姑。”

    郭宋便把今天在崆峒镇遇到道姑之事简单告诉了师父。

    木真人呵呵冷笑一声,“这不是他的第一次发情,估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师父,师兄好像是认真的。”

    “认真有屁用,他一个野道,能与紫霄系的道姑合籍双修?”

    “师父,道士也可以成婚?”

    “当然可以,只要双方情投意合,禀明各自师父同意,两人便可以合籍双修,共修仙道,紫霄系内就有不少,但野道一个没有,紫霄天宫根本就不允许黄鹤观的女道姑外嫁。”

    “如果双方还俗呢?”

    木真人摇了摇头,“黄鹤观还从没有听说哪个女道姑还俗,你师兄就是在痴心妄想。”

    木真人转身走了,郭宋同情地望着胖师兄,师兄春天萌生的情愫,恐怕还不到夏天,就该湮灭了。

    ………

    “我最恨的,就是那些言而无信的混蛋!”

    次日上午,郭宋铁青着脸,一边劈柴,一边发狠地骂道。

    “啾啾!”小鹰从巢穴里探出头。

    “我不是骂你,我是骂那个死胖子。”

    天不亮,那个发情的死胖子就消失了,他昨晚信誓旦旦答应过的觅食、劈柴、做饭、担水,一样都没有做,甘雨走了,这些活全部都得他一个人做。

    “老五,你过来!”师父木真人在门口叫他。

    郭宋连忙放下柴刀走过去,木真人笑眯眯道:“明天就是武道大会了,今天你就不用再干活,回头我给你们做一锅蘑菇和竹笋炖山鸡补补,再弄几根山药和芜菁当主食。”

    “师父,我去吧!”

    “不用你去,蘑菇、山药和芜菁我昨天已经摘回来了,竹笋和山鸡,竹林里都有,不对,山鸡好像没有了,但别处有,倒是明天你要用什么兵器,你过来选一选。”

    郭宋跟随师父进屋,只见桌上摆放着三柄剑,一柄是镔铁剑,那是甘雷梦寐以求的宝贝,郭宋不取,另一柄便是师父的十字铁木剑,重达三十斤,用起来稍稍有点吃力。

    郭宋目光落在第三柄上,这是一柄没开刃的铁剑,做工很粗糙,一看就知道是山脚下铁匠铺打制的,比起兵器铺的剑差了十万八千里,只是比他平时练习静立招式用的‘剑形烧火棍’要好那么一点点。

    郭宋拾起铁剑,铁剑重约二十斤,十分称手,他耍了个剑花,笑道:“师父,就选这把了。”

    木真人叹了口气,“我还打算把木剑给你,算了,以后再说吧!”

    “师父,铁木剑稍微重了一点,不太顺手,这柄正合适。”

    “我知道,这柄铁剑就是我专门给你定制的,稍微粗陋了一点,不过也无所谓了,回头我再送你一只剑鞘,方便背在身上。”

    “多谢师父,还有三师兄不在,该怎么办?”郭宋有点担心甘雷。

    “你不用担心他,他这人虽然大大咧咧,但在大事情上从不糊涂,他肯定会及时出现的,明天天不亮我们就要出发去紫霄天宫,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现在你去攀悬崖,今天试试极限,五十丈再抓藤蔓。”

    “弟子遵命!”

    郭宋向师父行一礼,走出房间,在院子里拾起两只砂袋扔下了悬崖。

    郭宋站在悬崖边深深吸一口气,一跃身跳了下去,在他身后,小鹰也如利箭般向山崖下俯冲而去。

    木真人有些惊讶望着小鹰,自言自语道:“这只鹰倒真的有点与众不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